關於部落格
南無阿彌陀佛
  • 69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往生極樂世界五位典範:呂慧喬、郭鳳藻、陸根林、唐榮康、吳榮慶

往生極樂世界五位典範:呂慧喬、郭鳳藻、陸根林、唐榮康、吳榮慶


說明在先:以下文章節錄於「近代往生隨聞錄」(寬律法師編著,全書網址:http://book.bfnn.org/books/0513.htm )。末學簡單白話解釋(有誤萬請海涵),另文末若有「註…」,是末學的說明,不是本文,感恩。末學咪弟頂禮,阿彌陀佛!


==========================

呂慧喬


呂慧喬,世居蘇州喬司空巷,代人畫像為業。中年時,妻與子相繼去世,痛念無常。承友人勸告,開始信仰佛法。不久皈依拈華庵慶豐和尚暨印公。此後在己寓所,邀集同道,創設淨宗助念團,成就修持人最後一著。所訂助念規章,十分嚴格。助念團經費,由慧喬一人負擔。每月朔望或佛菩薩聖誕,集眾念佛打七。一生修持,精進不懈。嗣與池蓮邦、潘延齡,合辦保安念佛堂,常年念佛打七。終以經費困難停辦。後慧喬移住香港庵,年老體弱。一九五七年農曆十二月二十八日晚,合掌念佛,安祥往生,世壽七十。晚年雖一貧如洗,從不向人求助。處境困難,精進不退,一心求生西方。高風亮節,使頑廉懦立。臨終,得同道朱慧銳助念,照料一切。報施不爽,豈偶然哉?


白話:

呂慧喬,長住在蘇州喬司空巷,幫人畫像謀生。中年時,太太與孩子相繼去世,深痛感受人生無常。後經朋友勸告,開始信仰佛法。不久就依止於拈華庵的慶豐和尚及印光大師(座下學佛)。後來在自己的住處,邀集一同學佛的同修,創設了淨宗助念團,幫念佛人走人生最後、最重要的一步(往生西方極樂作佛去)。他所訂的助念規章,十分嚴格。助念團的經費,都由慧喬一人負擔。每月初一、十五或佛菩薩聖誕,就聚集大眾念佛七天(七天精進念佛不斷)。他一生的修持,從來是精進不懈怠。後又與池蓮邦、潘延齡等人,合辦保安念佛堂,常年念佛辦精進佛七。後來因經費困難而停辦。慧喬後來又移住香港庵,年老身體弱。一九五七年農曆十二月二十八日晚上,合掌念佛,安祥往生,他活了七十年。慧喬居士晚年雖然很窮,從不向人求助,雖處境困難,仍精進不退,一心求生西方極樂。高貴的情操志節,感化貪心的人廉潔、懦弱的人堅強(大家都願向善)。臨終時,得同修朱慧銳助念佛號,並照料一切。報施不爽(助人者,人恆助之,此因果之理也),豈是偶然呢?


註:因果通於三世(過去一世、二世、三世…;今世;未來一世、二世…),因果報應有快有慢,有的人生下來就有錢,這是過去生常布施金錢(不在錢多錢少,看心意真誠)或作義工等(作義工幫人,一樣是積福報);有的人生下來就貧窮,這是過去生較少布施金錢或幫人。若幫助別人,卻仍有逆境,有時是重的報應轉為輕的報應了,並不是修善無效,故不可對因果報應、斷惡向善失去信心!要堅持下去(且有時是自己修善並沒有修好,是自己的問題,不是別人的問題)。但六道輪迴苦多樂少(人生一不小心做錯事(光是一生傷害的蟲蟻、動物,就不知多少,今世、未來世都得還債的),就很容易下地獄去了,久久難以離開,可怕極!有錢人容易受酒色財氣誘惑,造多罪業,又不肯行善助人(如此還可積福,消一些罪業),等福報享完,死後就墮地獄、餓鬼、畜生等三惡道了(有的現世會先受一些苦報,死後才是大的報應)),若能求生西方極樂,就永遠解脫,且能成佛幫助無量無邊苦難眾生,此真大樂也!(佛度眾生並不辛苦,因佛菩薩知萬物皆假,「苦、累」也是假,故皆是快樂度眾生也)


郭鳳藻


郭鳳藻,字蘊岑,甘肅渭源縣人,住縣城內北街。能文章,尤工書畫,人爭求之。晚年潛修佛乘,專心淨土,持五戒,行十善。並勸其妻柴氏及媳吳氏,皈依佛門,實行佛化家庭。與淨友周佛性、張瑞亭,同心弘法,創設居士林。在北關廢池大廟堡,建法源寺,成立佛教支會。善信歸心,念佛者達三四百人。一九五八年農曆十一月十三日,示微疾。十四日,由家人扶至院中曝日。午後,就床而臥,請道友與其眷屬,咸為助念,鳳藻亦隨眾默念。夜中睡醒,即隨眾念佛。至十五日晚七時,起坐,注視佛像,神志湛然,一無苦惱,微笑而逝。


白話:

郭鳳藻居士,字蘊岑,甘肅渭源縣人,住縣城內北街。能作文章,尤其精於毛筆繪畫。晚年一心修佛法,專注於淨土念佛法門,持五戒,修十善業。並勸妻子柴氏及媳婦吳氏,皈依佛門,成了佛化家庭。又與淨宗道友周佛性、張瑞亭,同心弘揚佛法,創設居士林。在北關廢池大廟堡,創建法源寺,成立佛教支會。善男信女齊歸心,念佛修行的人達到三、四百人。一九五八年農曆十一月十三日,示現微病。十四日,由家人幫忙扶到院中曬太陽(心中應當也是繼續念著佛號的),午後,上床躺著,請道友及家人,一起幫忙助念,鳳藻也隨著眾人心中默念佛號。半夜睡醒,繼續隨眾人念佛,到十五日晚上七點,忽坐起來,看著佛像,神志清明,臉上毫無苦惱樣,微笑而往生了。


陸根林


陸根林,常州人,中年就業天津某菜館,庖廚操作,殺生無數。一九三一年後,來蘇居住。時印光大師居蘇州報國寺,根林就寺求皈依。時向師請求皈依者頗多,師無不慈悲攝受,獨對根林則拒絕之。根林乃痛苦哀求,師答以:「你滿身血光,因此不受。須先素食三年,方允皈依。」根林即依教奉行。三年後,復往報國寺,蒙師錄為弟子。從此精進念佛。並在西貫橋善信庵創立蓮社,每月初二、十六領眾念佛。復請明開等諸師至社,宣揚聖典,勸人精進修持,務期臨終往生。一九六六年,雖患氣喘,仍持誦如故。臨終時,端坐床上,持念大悲咒,正念分明,毫無痛苦,泊然而逝。


白話:

陸根林,常州人,中年就業於天淨某個餐廳,在廚房作廚師,殺死的生命(概有雞、鴨、魚、蝦…)數不清。一九三一年後,來到蘇州居住。這時印光大師也住在蘇州的報國寺,陸根林就到寺中求皈依學佛。印光大師通常對許多來求受皈依學佛的人,都是慈悲接受的,但獨對根林拒絕。根林於是痛苦哀求,印光大師就回他:「你一生的血光(殺害的生命太多,冤家債主太多了),因此暫不接受;你先回去吃素三年(應當也有勸其念佛、斷惡等),三年後再來皈依。」根林於是聽印光大師的話,乖乖照做。三年後,根林又去報國寺,正式成為印光大師弟子,從此精進念佛。並且他也在西貫橋善信庵創立「蓮社」(念佛人的俢行場所,一般稱「蓮社」),每月初二、十六帶領眾人一起念佛。後又請明開等諸位法師到社中宣說佛法經典,勸人精進修持,一定要求命終時能往生西方。一九六六年,陸根林雖患氣喘病,仍然念佛不斷;到了臨終時,端坐床上持念大悲咒,正念分明,毫無痛苦,安祥往生。


註一:每人因緣不同,陸根林居士臨終持念大悲咒,心念若是願往生西方極樂,亦是可的。(念大悲咒,臨終可隨願往生諸佛國(其中自然包括西方極樂世界),出自「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廣大圓滿無礙大悲心陀羅尼經」)但一般是專念「阿彌陀佛」求生西方極樂。


註二:「無量壽經」中說,佛法難遇,淨土一生成就的法門更難遇,這一生不往生西方,不知要再經多少百千萬劫才能再遇到(遇到了還未必相信,未必肯修)。在六道中實太苦,在三善道(人道、天道、天阿修羅道)的時間短,在三惡道(地獄道、餓鬼道、畜生道)的時間太長,因為眾生太容易造惡業了,當墮入惡道受盡痛苦,好不容易來到人間,又可能遇到過去生的冤家債主,就又衝突、報仇報怨,積累罪業,死後就又墮入三惡道了…如此循環,真的是名為「六道苦海,輪轉不止」,故求生西方即可一生解脫、不再受苦,念佛法門實是至為寶貴也!


唐榮康


唐榮康,江蘇無錫人,家住蘇州景德路,銀匠出身。中年信仰佛法。皈依印公,法名通樂。榮康除修持淨土法門外,恒喜研究教典。經常持誦楞嚴、金剛諸大乘經。與葉通和等在西麒麟巷染香庵內,創設淨土法會,定名為圓覺蓮社,每月定期念佛。社中一切開支費用,均由榮康及同道三數人負擔。其他道場,如當地華嚴寺、師子山法音寺,以及妙香蓮院、佛學淨行社等,皆熱心贊助。性剛直,沈默寡言。為人辦事,不辭勞苦。於一九六九年農曆十二月二十八日,身無病苦,安祥往生。世壽六十有九。在往生前一日,對其妻說:「我要往生。」翌日,果如其言。


白話:

唐榮康,江蘇無錫人,住在蘇州景德路,銀匠出身(類似打造金銀器具、婦女首飾的工作)。中年信仰佛法,依止於印光大師座下,法名「通樂」。榮康除了修持淨土法門(以念佛為主),也喜歡研究佛經,經常持誦「楞嚴經」「金剛經」等大乘經典。他與葉通和等人,在西麒麟巷染香庵內,創設了淨土法會,取名「圓覺蓮社」,每月定期念佛。社中一切開消費用,都由榮康及同修一些人負擔。其他道場,如當地華嚴寺、師子山法音寺、妙香蓮院、佛學淨行社等,都熱心贊助。榮康性情剛直,沈默寡言。為人辦事,不辭勞苦。在一九六九年農曆十二月二十八日,身無病苦,安祥往生。世壽六十九歲。在往生前一天,他對太太說:「我要往生。」隔天,真的如他所言,往生西方了。


吳榮慶


吳榮慶,乃蘇州北寺塔前優婆夷吳德溫之胞兄。幼時讀書八年,不甚識字。性忠厚。二十八歲喪偶,有子女各一,不復娶。年將五十,失業家居,乃茹素。先是皈依印光大師,後在虛雲和尚座下受五戒,歸心淨土。專誠念佛,暇則誦經。朝暮課誦,寒暑無間。每日禮佛二百拜,二十年如一日。迨母生西,見諸瑞相,心感佛慈,持名益力。平時為人效力,有求必應,雖勞不怨。天寒見人受凍,即解己身棉衣褲與之。一九六六年後,常一人宴坐。對其妹德溫說:「你聽到否?我耳中常聞佛聲,寤寐從未間斷。」榮慶素有喘病。在一九七○年五月,霍然而愈,不復服藥。往生之夜,其妹起床察看。榮慶對妹說:「汝可安睡,我頗舒適。」妹去,由善友袁心弘陪伴。不久,袁見榮慶神態有異,即召妹至。但見其嘴唇微動,似在念佛。二人當就耳畔輪流稱念洪名相助。頃見榮慶面現笑容兩次,最後更作大笑狀,身心豫悅,安然而逝。


白話:

吳榮慶居士,是蘇州北寺塔前,優婆夷(指「受了五戒的在家學佛女居士」)吳德溫的親哥哥。小時讀書八年,識字不多,性情忠厚。他二十八歲太太離世,留下一兒子、一女兒,不再娶了。將近五十歲時,失業在家,開始吃素。先是皈依印光大師,後在虛雲老和尚座下受五戒,歸心淨土(求生西方)。他專誠念佛,有空時也誦經。早晚課誦,寒暑不間斷。每天拜佛二百下,二十年如一日。等到母親往生西方,他見到種種生西的瑞相,感念佛的慈悲顯化,於是念佛更加精進努力。榮慶居士平時為人效力,有求必應,雖辛苦從不埋怨。天寒見人受凍,就解開自己棉衣褲送人。一九六六年後,常一人閒坐。曾對妹妹德溫說:「妳聽到嗎?我耳中常聞佛號,從來沒間斷。」榮慶一直有喘病,在一九七○年五月,病忽然好了,不用再吃藥。當他往生的晚上,妹妹起床察看。榮慶對妹妹說:「你可好好睡,我很舒服。」妹妹離開,換善友袁心弘來陪伴。不久,袁心弘見榮慶表情有些怪,就把他妹妹叫來。這時只見到榮慶嘴唇微動,像在念佛,於是二人輪流靠近榮慶耳邊稱念「阿彌陀佛」萬德洪名相助,不久見榮慶面容笑了二次,最後更是大笑,身心愉快無比,安然往生了。


註:佛號一直念(可心中念佛,容易維持相續的力量),從早到晚、從晚到早,念久了(可能三天、五天、十天二十天一個月,不一定,看各人努力;越專注效果越大,且到後面注意力會越來越容易集中,不費力,且心情越愉快、漸漸開啟智慧(很妙);而不是越念越無聊),佛號會在心中相續不斷,此時心情會大加愉快(一般快樂的三倍),若能長此下去,身心的演變會越大越好。(末學僅一些體驗,但未到高深境界,故不多說)


末學曾碰過一個例子,曾在某寺廟碰到一位師姐。這位師姐說她每日念佛一萬聲(又像二萬聲),可以念得蠻歡喜。但一、二年後,心裏越來越浮躁,佛號念不太下去。末學跟她談了一下,發覺她喜歡說人是非,常在兒女面前抱怨前夫,且對蟑螂蚊蟻沒有絕對愛惜心(她不傷害,但也不看在眼裏)。我告訴她改進這二個缺點,可以漸漸念佛歡喜。她很高興離開了。


有些人說念佛與斷惡向善沒有關係,這是胡說(違背經典意思)。念佛如果不認真培養慈悲心,念佛一定產生阻礙。末學十七歲開始盡量愛惜蟲蟻,到了三十多歲又開始慎重口業不隨意批評,這時念佛念到約一個月時(當時是念「南無觀世音菩薩」,後來是念阿彌陀佛為主;不看電視、報紙,不開電腦,每天起床張開眼,就開始心中念佛,直到睡前躺在仍念佛直到睡著),開始產生了很歡喜的感覺,佛號在心中聲聲不斷,這是從沒有的經驗。末學也相信這是自己決定慎重口業後(當時用口業表打分數,十年多了,仍在天天打分數),終於念佛念出了歡喜心。故千萬不要小看「十善業」,念佛不注重十善業(每一條都要注重)、對蟲蟻沒愛惜心、愛說人是非、心高傲不謙虛等,念佛很難念出歡喜心的(有也是一下子而已;這是業障在阻礙)。境界也很難提升。(但末學缺點仍多,仍待改進,慚愧。一點學佛念佛經驗,如十善業改命運、口業表,念佛方法、好處等,都在「如何念經念咒易得效驗」一書中,若不棄嫌的大德,可連以下網址看之:http://medi.pixnet.net/blog/post/1518893 http://mypaper.pchome.com.tw/medimedi26 。末學頂禮。阿彌陀佛!







引用:無量光壽

敬祝 諸大善菩薩 平安健康 福慧圓滿

自如頂禮  阿彌陀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