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思‧修

關於部落格
南無阿彌陀佛
  • 69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往生極樂世界五位典範:林章寬達、胡了常、祈老太、李湯氏、江味農母

 往生極樂世界五位典範:林章寬達、胡了常、祈老太、李湯氏、江味農母

說明在先:以下文章節錄於「近代往生隨聞錄」(寬律法師編著,全書網址:http://book.bfnn.org/books/0513.htm  )。末學簡單白話解釋(有誤萬請海涵),另文末若有「註…」,是末學的說明,不是本文,感恩。末學咪弟頂禮,阿彌陀佛!


==========================

林章寬達


林章寬達,住蘇州臨頓路。三十歲時發心持長齋。初皈依虛雲和尚,法名寬達。至六十九歲,就雪相法師受五戒。每日半夜一時,即起身禮誦。因不識字,專誠念佛,或拜或坐,或經行繞念。無論閑忙,佛聲恒不離口。八十三歲正月起,覺兩腿酸痛,不能行走。延至四月二十九日,停食,只飲水,覺痛止,精神好轉,行動如常。或問:「如是不食,何以精神反好,身體反健?」答曰:「我說你不信,常有佛菩薩賜我飲食。」如是半月,至五月十四日下午一時三刻往生。前三日預示將去,有人問:「到何處去?」答:「我到極樂世界去。我已去過,見到佛菩薩。佛對我說,此處不易到,你可來此再修。」由此常坐床念佛,毫無痛苦。至五月十三日,囑家屬:「焚香勿斷,已有許多佛菩薩降臨。」往生時,索飲白糖湯三口。笑容滿面,念佛不止。俄而念佛聲漸低,安祥往生。


白話:

林章寬達居士,住蘇州臨頓路。三十歲時發心持長齋。最初皈依虛雲老和尚,法名「寬達」,到六十九歲時,在雪相法師座下受五戒。每天半夜一點,就起床拜佛念佛。因為不識字,所以專一念佛名號,或拜佛或坐著念佛,或走動繞著念佛。無論清閒或忙碌,佛聲從早到晚總不離口。八十三歲正月起,感覺兩腿酸痛,不能行走。一直到四月二十九日,不吃東西,只喝水,覺得痛苦止了,精神好轉,行動如常。有人問:「你這樣不吃東西,怎麼精神、體力反而更好?」寬達居士回答:「我說了你不信,常有佛菩薩賜我飲食。」就這樣過了半個月,到五月十四日下午一時三刻往生。


寬達居士在往生前三天,就告知他人她要走了。有人問到哪去?她答:「我到極樂世界去;我已去過,見到佛菩薩。佛對我說,這裏不易到(淨土法門,人們多不相信,故曰:不易到;但只要真心相信、真心想去,勤勤念佛培慈心,看淡世間一切,其實很容易往生),你可來此再修(西方極樂世界成佛快、不會退轉,故一往生西方,就幾乎等於成佛了)。」此後寬達居士常坐床上念佛,毫無痛苦。到五月十三日,囑咐家屬:「焚香勿斷,已經有許多佛菩薩降臨。」往生時,要了白糖湯喝三口,繼續念佛、笑容滿面。不久念佛聲漸小,安詳往生了。


註一:寬達居士因稍有業障來纏,仍一心念佛不斷,故佛光普照,且蒙佛賜飲食,而漸漸病好,皆瑞相感應也(但不可執著,平常心繼續念佛即沒事)。一句阿彌陀佛,已含容一切佛國世界、一切諸佛、一切心法(經典)、一切不思議圓滿神通、境界。只要一心念佛,經典已含在其中,故釋迦牟尼佛在「楞嚴經」中所提示:大勢至菩薩念佛而圓通自性(無障礙了),觀音菩薩修耳根圓通而圓滿本心,皆是引導人修念佛淨土法門也(二位菩薩皆是阿彌陀佛的左右助手,而楞嚴咒中,結界也搬出了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故知西方淨土法門,是適應絕大多數眾生的易成就法門(上上根人極少,絕大多數眾生是中、下根性,修淨土法門很適合,容易一生成就(淨土法門:上、中、下根人皆適合))。念一聲聲佛號不間斷,就是結界,就是成佛路,就是修耳根圓通(一般人若不念佛,根本不知從何修耳根圓通,這不是一般人能修的(是大菩薩修的);而念阿彌陀佛,就是念「無量覺悟」,聲聲皆自性(佛性)所變,聲聲念去不間斷,就是「念佛圓通」,就是「耳根圓通」(耳根不離阿彌陀佛(自性、佛性、真心)也)。故知阿彌陀佛被諸佛稱為「光中極尊、佛中之王」,不是偶然。


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不是低下的法門,其實是最上等的法門。「華嚴經」是大經,最後「普賢菩薩行願品」中,普賢菩薩勸引四十一位次法身大士(這些大士都已開悟(但還有細微習氣未斷),不是普通人,他們尚且要求生西方,我們敢不求生西方?實該珍惜!西方極樂成佛與他方世界修行比起來,幾乎是一瞬間、快無比)及一切眾生,皆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法華經」中的二十三品「藥王菩薩本事品」,也提到往生安樂世界(即西方極樂世界),能力只輸給佛(贏過許多大菩薩,這是阿彌陀佛願力加持)。故知,受人敬仰的大經如「楞嚴經」「華嚴經」「法華經」皆有勸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故許多祖師大德,學佛數十年,最後終於明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才是十方一切諸佛,勸導弟子的最重要法門(因為西方極樂成佛極快,十方諸佛都希望弟子能求生西方而能速速成佛)。


註二:現在世間多苦難,皆因人心貪、恨所致。有心人多多念佛、愛惜蟲蟻、慎口業、謙虛(就是修好十善就對了;要改變命運、要減少病苦、要求子、要工作,都要多多念佛、修十善),就是對世間的大貢獻,減少世間災難;走完這一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樂不可言!末學拙著「如何念經念咒易得效驗」一書,有修十善轉命運、念佛好處及方法(念佛治好癌症的例子有三個),不棄嫌的話,可連以下網址看之: http://mypaper.pchome.com.tw/medimedi26 http://medi.pixnet.net/blog 。阿彌陀佛!


胡了常


胡了常,安徽無為縣陳錫周之繼室也。篤信佛法。其夫初不信佛,因為陳述因果,力勸同修,吃素念佛,並同皈依印公。平素救貧濟厄,凡屬善舉,無不量力而為之。後因了常久病,身體疲弱,不思飲食。某日正念佛間,恍惚見了兩童子執長幡上書:「西方接引。」因以告夫曰:「此兆於我則幸,於君則不幸。」以己歸西,內顧無人故。因請僧四位,誦經禮懺,近一月。以祈壽未盡則速愈。壽已盡則速生西方。從此身心適悅,了無病苦。如是者一月。後復覺不適。知歸期將至,一心念佛,以求速生。全家都為持念洪名,並請僧換班續念,晝夜佛聲不斷;己則但默隨之。往生之日,午前令備浴具。浴畢,更衣禮佛,獻香畢,歸即移床向西側臥,唯專念佛,概不提及訣別等事。至亥時,見佛來,欲起禮拜。因扶起令坐,作合掌低頭狀云:「尚有三聲佛號,念完即去。」全家及僧俗三十餘人,俱大聲念,了常遂亦高聲念佛而逝。面帶笑容,室有異香。次日入殮,頂溫腳軟,香氣猶存。


白話:

胡了常居士,安微無為縣,陳錫周的第二任妻子。虔誠信佛。她的先生剛開始不信佛,因此她常對先生講述因果原理與例子,勸他一起修行,吃素、念佛,後來一同皈依印光大師。了常居士常常濟助貧窮苦難的人,只要是善事,都一定盡力去做。後來因為長久生病,身體疲弱,沒有食欲。有天正念佛時,恍惚間,看到二名童子拿著長幡,上頭寫著:「西方接引。」因此告訴先生:「這個預兆對我是好的,對你就不好了。」因為我歸向西方極樂,你就沒人照顧了。後來請來四位僧人,誦經禮懺,將近一個月。希望如果壽命未到,能讓病快點好;若壽命到了,那就快快往生西方。此後她就身心舒服,一點病苦都沒有,就這樣過了一個月。後來又覺得不舒服,自己知道該往生西方了,於是一心念佛,希望能快快往生西方。一家人都幫忙她助念佛號,並請僧人持續換班助念,日夜佛聲不斷;自己就隨著默念佛號。


往生那一天,中午前令人準備好沐浴用具。沐浴完,換上淨衣拜佛,上香完後,就往床上向西側臥,只是專一念佛,一概不提告別等事(心中專一念佛,放下世間一切了)。到了亥時(晚上九點至十一點),見到佛來了,想要起來禮拜。旁人就扶起讓她坐著,她雙手合掌低著頭說:「還有三聲佛號,念完就走。」這時全家及僧人、在家學佛同修三十多人,都大聲助念,了常居士也大聲念佛,就這樣往生了。她往生時面帶笑容,房內散發奇特的香味。隔天入殮,頭頂溫熱而手腳柔軟,香氣仍然在。


祁老太


祁老太,蘇州人。五十餘歲時,遭夫遺棄。膝下無子女。一生困窮孤苦,由其胞弟迎養,終老在家。老太念人生太苦,決志念佛。早晚持誦大悲咒、彌陀經。有時參加法會,因無錢出香份,即以米粽供眾。聞鄰人說,有吳德溫女居士,為人熱心好道,頗思見面。經人帶信後,吳即過訪。老太見面就說:「你能來太好,將來不愁無人送終。」吳為開示說:「只要一心念佛,因緣成熟,佛自來接引。」並送與佛像一幀,俾作觀想。吳念彼貧苦,每天送去食物,如是者十數日。復經五、六天,吳居士另托一蓮友前去探視,老太見面就問:「德溫來否?我將行矣!」該蓮友以告,吳乃赴約。甫進門,老太說:「我已見阿彌陀佛,見佛光普照,快扶我坐起,睡著不恭敬。」吳說:「我力小,未能相扶;佛慈悲,不會責你不敬,還是一心念佛要緊。」隨與道友舉香贊,誦阿彌陀經,老太隨眾誦經。誦至「西方世界有無量壽佛」時,即瞑目逝去。


白話:

祁老太,蘇州人。五十多歲時,被先生遺棄。她沒有子女,一生窮困孤苦,弟弟接她回家奉養,直到終老。老太居士感到人生太苦,決心念佛求生西方。早晚持誦大悲咒、阿彌陀經。有時參加法會,因為沒香油錢可供養,就用米粽供養大眾。她聽鄰居說,有吳德溫女居士,為人熱心、精進修行,就很想見上一面。後來經別人告知後,吳居士就來見祁老太。老太居士見到她就說:「妳能來太好了,將來不愁沒人送終。」吳居士對她開示說:「只要一心念佛,因緣成熟時,佛自會來接引。」並送她佛像一幅,以幫助憶念西方。吳居士心想祁老太貧苦,就連著十多天送去食物;又經過五、六天,吳居士另托一位修行的蓮友去探視,老太居士就問:「德溫有來嗎?我要走了!(往生西方)」這蓮友就返回告知,吳德溫居士就去看祁老太。才剛進門,祈老太說:「我已見到阿彌陀佛,看到佛光普照,快扶我坐起來,睡著不恭敬。」吳德溫居士就說:「我力氣小,不能扶妳起來,佛慈悲,不會責怪妳不敬,妳還是一心念佛要緊!」接著就與蓮友舉香贊,誦「阿彌陀經」,祁老太隨大家誦經。誦到「西方世界有無量壽佛(阿彌陀佛)」時,就閉目往生了。


李湯氏


李湯氏,名斯曼,世居江蘇南通平潮鎮。早承庭訓,慈淑性成。家務之暇,持誦佛號。雖無定課,而綿密維勤。遇家人遠行,或體氣不適,念誦尤切。時致靈感,秘不宣說。戊寅春,避亂之滬,四易寒暑。由不慣都市生活,體以日衰。旋罹氣虛疾,返里療養,漸有起色。乃經夏涉秋,病又加劇。中西治療,沈涸罔效。至古曆十月十一日亥時奄逝,壽六十四。當其病危時,神志清明,一無衮礙,專誠念佛,並命家人助念。臨終,左手作準提印,安祥無苦。十月朔以後屬詢:「今日是十一否?」殆已預知時至。既逝,逾二時,其子先見母頂有氣,冉冉升騰,繼而家人悉見之。


白話:

李湯氏,名「斯曼」,世代居住在江蘇南通平潮鎮。很早就秉受家中訓示,養成善良賢淑性格。她照顧家務之餘,就勤念佛號,雖然沒有固定念佛功課,但從早到晚,綿綿密密勤懇念佛不斷(這才是念佛秘訣,能念就念,有空就念,心心不忘了念佛,則必然功到自然成(常念佛不斷,會越念越歡喜、越念越開智慧、增福報))。當家人出外遠行(希望家人平安),或身體不適,就念佛更加懇切。因此她常有一些感應,但都不對外人多說。戊寅年春天,她到上海避禍亂,經過四年。因為不習慣都市生活,體力漸衰,患了氣虛病,回家鄉療養,才漸漸好轉。沒想到才經夏秋季,病又加重。中、西醫治療,病重難治,到農曆十月十一日亥時突然往生。


李湯氏活了六十四年。當她病危時,神志清楚明朗,一無妨礙。專心誠懇念佛,並要家人助念。臨終時,左手作準提印,安詳無苦。十月初一後問人:「今天是十一號嗎?」她應是預知時至了(預知自己何時往生)。等她往生後,過了二個時辰,她的兒子見到她頭頂有熱氣緩緩升騰,家人也相繼看到。


江味農母


江味農居士之母。郭太夫人,為人寬仁恭儉,孝敬翁姑,相夫教子,饒有古時賢母風範。平日不衣華服,不食珍饈。凡事喜躬親操作,不假手旁人。晚年遭逢世變,家產蕩然,但安之如素。常云:「諸皆受苦,萬法都空,有盛必衰,有生必死,此自然之理。不明此理,妄生哀樂,那就更加苦了。」太夫人幼奉觀音大士,經常持誦般若心經。晚年始持長齋,禮誦益虔。日誦心經七卷、彌陀聖號五千聲。每念誦佛號時,或遇事打差,就從頭再念,不肯含糊放過。其功行嚴密,大抵如此。一九二一年夏,飲食忽滅,常以濁世無常,曉諭家人。六月初二晚上,趺坐床上,瞑目合掌,告味農居士言:「當我去世時,就照這樣子,你看好嗎?」六月上旬,每天但飲米汁半碗,命其子味農居士講彌陀經。味農居士與家人,輪流侍坐念佛,太夫人甚喜。太夫人年六十時,耳患重聽,至此忽聽覺靈敏,別室有人作細語,亦能了了聞知。至十五日早晨,向助念居士言:「天氣暑熱,可請少歇,時候還早。我到午刻才去呢!」十二點十分,命人扶起坐定,自將衣服鞋子整理就緒,面向西方,雙手合掌,仰望空中凝眸而笑,泊然往生。雙目已瞑,而笑容猶自可掬。世壽八十有二。往生後,體軟頂溫。次日入殮,面色紅潤豐滿,狀如五十許人。


白話:

江味農居士的母親「郭太夫人」,為人寬厚仁慈恭慎儉樸,孝敬翁姑,相夫教子,頗有古時賢母風範。平常不穿華麗衣裳,不吃美食。凡事都親身操作,不用旁人幫忙。晚年遭逢巨變,家產沒了,但她平常心看待。常對人說:「許多人都受苦,其實萬法(一切現象)皆空,有盛必有衰,有生必有死,這是很自然的道理。不明白這道理,常生執著而時而歡喜時而悲愁,那就真的苦了(還是看淡些好)。」


太夫人自小就供奉觀音菩薩,經常念誦「般若心經」。晚年才持長齋,拜佛誦經更虔誠。她每天念心經七遍,念阿彌陀佛聖號五千聲。每次念佛時,若遇到雜事而中斷,就從頭再念,不肯含糊放過。她的功行嚴密,竟是如此恭敬(越恭敬越有感應;佛無心,似空谷,叫得越大聲,則聲音迴響越久; 故佛沒有偏好(平等愛眾生),而是念佛的人,越誠心、越聽佛的教誨,斷惡向善勤念佛,則感應越明顯)。1921年夏天,忽然大減飲食。常以濁世無常多變化(不可留戀,一不小心做錯事,就容易墮地獄、餓鬼、畜生三惡道),教示家人。六月初二晚上,盤坐床上,閉目合掌。告訴味農居士說:「當我往生時,就照這樣子坐著走,你看好嗎?」六月上旬,每天只喝米湯半碗,要兒子味農居士講阿彌陀經。味農居士與家人,輪流侍坐為母親念佛,太夫人很高興。當六十歲時,太夫人耳朵就患了重聽,這時忽然聽覺靈敏,別的房間有人小聲講話,她都能清楚聽到。到十五日早晨,向助念的居士說:「天氣熱,你們可稍微休息,時候還早,我到中午時刻才要走呢!」十二點十分,讓旁人扶起坐好,自己將衣服鞋子整理後,面向西方,雙手合掌,仰望空中定睛注視而笑,安詳往生了。兩眼雖已閉上,而笑容卻是活生生的樣子。她活了八十二年。往生後,身體手腳柔軟、頭頂溫熱。第二天入殮,面色紅潤豐滿,好像才五十歲的人。


註一:佛無心,就像空心的鼓。我們敲小力,聲音小,敲越大力,聲音就越大聲(佛的加持力就是如此,自自然然,故常念佛乃至有空則拜佛,恭敬佛、恭敬蟲蟻莫傷(牠們是未來佛,也要恭敬,恭敬則增福延壽少病),慎口業、謙虛、常敬人,則一切漸安、轉變命運)。這意思就是:我們越誠心敬佛、念佛,時時刻刻常不忘記佛(常念佛就是提醒我們心中有佛;但若口念佛,心中不專心,則效果弱,要盡量專心,且常念,則效果大(行站坐臥,心中皆可念佛,很方便)),則自然容易消災解難。我們眾生包括鬼神蟲蟻,都有佛性(無心,真空本心;雖空,能變化萬物,雖變萬物,仍不離此心;我人與佛是一體,佛雖將福報流向我,佛沒有損失,我雖得福,仍來自於我自心,因我與佛是一體的,只是來去變化而己;而這是好的變化,名「心、境一體,境隨心轉」,名「良性循環」,名「善有善報」(心量越大福越大,但要堅持下去才能見到美滿變化,名為「轉命運」;這是唯一方法,沒有別的辦法,除斷惡向善(至少以十善作標準,加上念佛更好,威力更大),沒有改變命運的巧門;反之,多行惡心惡事,則好命也會漸變壞命運,時候一到,惡果報就來,故該速懺悔、向善念佛,還尚可救)),雖然迷了,但只要漸漸放下物欲、多念佛,本具佛性又會重新漸漸透出,自然能漸開心、開智慧、轉化逆境(有時逆境雖有,但只要勤念佛淨心(且念佛會得佛力加持),就漸漸能不受影響,看自己有沒有下深功夫勤念佛,越勤念佛,感應越明顯)。


註二:江味農居士,金剛經的專家,常講金剛經,其餘時間也是從早到晚勤念佛求生西方。臨終前說:「金光遍照,佛來接引!」不久便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了。(「近代往生隨聞錄」書中亦有記載其往生事蹟)



轉貼自;http://mypaper.pchome.com.tw/medimedi26/post/1367555499

敬祝 諸大善菩薩 平安健康 福慧圓滿

自如頂禮 阿彌陀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