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思‧修

關於部落格
南無阿彌陀佛
  • 69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往生極樂世界六位典範:楊欽芳、戴漢文、韓華忠、方志鵬、張蓮覺、趙李氏

往生極樂世界六位典範:楊欽芳、戴漢文、韓華忠、方志鵬、張蓮覺、趙李氏


說明在先:以下文章節錄於「近代往生隨聞錄」(寬律法師編著,全書網址:http://book.bfnn.org/books/0513.htm  )。末學簡單白話解釋(有誤萬請海涵),另文末若有「註…」,是末學的說明,不是本文,感恩。末學咪弟頂禮,阿彌陀佛!


==========================

楊欽芳


楊欽芳,浙江省普陀縣沈家門鎮人,家住西大居委會。生於一九○七年,於一九八三年十月廿八日西逝,年七十七歲。居士初不信佛,七十五歲時,其子暴病死亡,因感人命無常,遂發心吃素念佛。每念佛時,其音懇切,鄰居皆聞。由初發心直至往生,為時尚未滿兩周年。一九八三年九月末,患感冒,十月四日開始臥床。自見有一白蓮花苞落於胸前。當時家人皆聞室內異香馥鬱,半日始散。居士病中了無痛苦。至十月廿八日,農曆九月廿四日傍晚,忽囑家人:「你們快助我念佛,我要跟阿彌陀佛去了。」家人問:「見佛否?」答言:「見!」隨即雙手合掌,作禮佛狀。家人請淨侶助念,居士止之曰:「夜間不要去叫人家了。」又大聲云:「讓開些,佛來了!」繼又以指書其子之名。其妹已信佛多年,見狀即正言告之曰:「汝今臨終時至,宜一意西方,從此了生脫死。你要放下萬緣,怨親都不思量,惟念阿彌陀佛,隨阿彌陀佛去,卻不可思念兒子。」居士點頭應諾。時有多人在室內齊聲念南無阿彌陀佛,居士隨聲默念,未幾即微笑而逝,時初夜七時二十分也。逝後二十四小時,舉身柔軟,頭頂猶溫。


白話:

楊欽芳居士,浙江省普陀縣沈家門鎮人,住在西大居委會。他生於1907年,在1983年10月28日往生西方,活了七十七年。楊居士一開始不信佛,到了七十五歲,兒子忽然生病而死,因而感到人命無常,就發心吃素念佛。每當念佛時,音聲懇切,鄰居都聽到。他從初發心念佛直到往生西方極樂,尚未滿二年。1983年九月底,患感冒,十月四日開始躺床上(休養念佛),他曾見到一朵白蓮花落在自己胸前,當時家人都聞到屋裏有濃烈的奇特香味,半天才散去。楊居士雖在病中但了無痛苦,到十月廿八日,農曆九月廿四日傍晚,突然囑咐家人:「你們快幫我念佛,我要跟阿彌陀佛去了!」家人問他:「見到佛嗎?」他答:「見到了!」隨即雙手合掌,作禮佛的樣子。家人想請他一同念佛修行的同修來助念,他阻止說:「夜深,不要去叫人家了。」又大聲說:「讓開些,佛來了!」隨即又用手指寫兒子的名字(他大概掛念死去的兒子)。楊居士的妹妹也已信佛多年,見這個情況就嚴肅的對他說:「你現在正當臨終(關鍵時刻),應該一心念佛求生西方,從此了生脫死(成佛作祖);你要放下萬緣,恩愛情仇都不要想、要放下,心中只想阿彌陀佛,隨阿彌陀佛去西方,絕不可思念兒子!」楊居士點頭答應。這時有很多人在房內一起念「南無阿彌陀佛」,居士隨聲心中默念佛號,沒有多久就微笑往生了,這時是初夜(晚上七點到九點)七點二十分。往生後二十四小時,全身仍然柔軟,頭頂仍是溫熱的。


戴漢文


戴漢文,原籍湖南,遷居蘇北阜寧後,定居無錫南門。幼時家貧寒。兄弟多人,唯居士稱獨秀,遂被送入大學。畢業後,進入政界工作。一生奉公守法,以廉潔著稱。抗戰時期,不及後撤,留在淪陷區。但未肯變節,接受敵偽一官半職。淡泊自甘,不慕榮利。其子甚孝敬,早逝,因赴蘇北泰州海安鎮,依女而居。居士本來對佛法毫無所知,五十多歲隨同數友往遊蘇州靈巖,晤見印公老人。印老贈與每人文鈔一部,居士將文鈔攜歸家中,一擱數年,未曾閱讀。後因偶而翻看,覺得頗有道理。由此經常取出閱讀,遂發生堅固信心,吃素念佛,非常精進。離其女家不遠,有一大河,河水清沏,蘆葦叢生,朝霞暮靄,景色極佳。居士每晨淨課畢,常散步其間。當九十三歲時,一日照例在河岸散步。忽聽到河內發生巨響,猛吃一驚。見西方三聖佇立空中,急趨而返,謂其女言:「我見到佛,就要走了!」當即交待一切,沐浴更衣。轉身回房,將房門掩上,並說:「等過了三十六小時,再開門見我,一定要聽從我的話,不要忘記。」女如其言。歷三十六小時推門入房,已泊然坐化矣。


白話:

戴漢文,原籍湖南,後來遷居蘇北阜寧後,定居在無錫南門。小時候家中貧寒,兄弟多人,只有他聰敏靈秀,於是被送入大學就讀。畢業後,進入政界工作。一生奉公守法,以廉潔聞名。抗戰時期,來不及後撤,就留在淪陷區。但戴居士不肯變節,接受敵偽政權一官半職,自甘於淡泊名利,不欣慕榮華富貴。他的兒子很孝順,但早逝,戴居士於是往蘇北泰州海安鎮,住女兒家。本來對佛法毫無所知,五十多歲同幾位朋友去蘇州靈巖遊玩,遇到了印光大師。大師贈送每人「印光大師文鈔」一部。居士把書帶回家中,一放就是數年,從來沒有看。後來偶而翻看一下,覺得有些道理,從此後經常拿出閱讀,對佛法漸漸生出大信心,他開始吃素念佛,非常精進(想求生西方了,要脫離六道輪迴苦)。


在他女兒家不遠處,有一條大河,河水清澈,岸邊蘆葦叢生,早上的雲彩傍晚的霧氣,景色很美。戴居士每天早上淨土功課(多半念佛念經拜佛,消業障)完畢,常去這地方散步。九十三歲時,有天照往例在河岸散步,忽聽到河內有巨響,他一驚,竟見到西方三聖(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現身在空中,於是急急回家,告訴女兒:「我見到佛,我要走了!」接著交待一切,洗澡換衣;轉身回房將房門關上,並說:「等過了三十六小時,再開門見我,一定要聽我的話,不要忘記。」女兒遵從。過了三十六小時推開房門,只見父親戴居士已經安然坐著往生了。


註:戴居士雖散步美好景色中,應當也是在念佛淨心也,否則亦難感應西方三聖現前。


韓華忠


韓華忠,浙江蕭山縣人。油坊職工,二十四歲遷居紹興。居士本吃花素,未斷葷;六十歲時,夢中見觀世音菩薩,囑持長齋,才開始吃長素。擔任紹興佛學會會長,達十餘年之久。宏法利生,始終不懈。當六十九歲時,將職位辭去,專修淨業,一心念佛。八十三歲,無疾坐化。臨終前七日,對人說:「我將往生。」即不進飲食,專持聖號。臨命終時,教人就佛前從速燃香,即趺坐念佛往生。往生後,面容含笑,見者歎為稀有。


白話:

韓華忠居士,浙江蕭山縣人,是油坊的員工,二十四歲搬到紹興。韓居士本來吃花素,未斷葷;六十歲時,夢中見到觀世音菩薩,叮囑他持長齋,於是他才開始吃長素。他擔任紹興佛學會會長,共十多年之久,講經利益眾生,始終不懈怠。六十九歲時,辭去職位,專修淨業,一心念佛求往生西方。八十三歲時,沒有疾病坐著往生。臨終前七天,對他人說:「我將要往生了。」就不吃東西,一心念佛聖號。臨命終時,教人在佛前趕快點香,就盤坐念佛往生了。往生後,面容含笑,看到的人無不稱嘆真是稀有。


方志鵬


方志鵬,上海人,住溧陽路常樂里十五號,佛教居士林職員方振亞之子也。六歲與鄰兒嬉戲於門前,有一行腳僧過其家,見之曰:「此是誰家兒?是兒是老和尚轉世而來也。」其母此時尚未信佛,不以為意。年十歲,進聖芳濟外語學校讀書。該校學生每晨需背誦聖經,志鵬對之不感興趣,而心慕佛教。見丐者,恒貝周給之。常不惜忍餓,節省其母給與之早點費,捐獻與學校倡辦之孤兒院。其樂善好施,異於常兒。志鵬好學中國文學,每見古文,閱讀一遍即能領會其意。十六歲時,外祖母病重,志鵬焚香禮拜,願減己壽以益之。外祖母病果愈。年十九時,當臘月一日,忽背人書一紙條,藏於枕下,云:「母親!我要去了,請你不必悲傷。」其母發現後,問將何往。答曰:「我寫寫罷了!」七日後,晚間,其母聞香氣滿室,作(鐓或炬)檀味。次晨又聞木魚之聲。而志鵬即於是夜,無疾終矣。臨終之夜,志鵬仍讀書至九時就寢,夜間一無動靜。次晨其母呼之起床,志鵬不應。右脅而臥,蓋已逝矣!時一九四八年也。其母痛子早逝,到法藏寺,見興慈老法師。法師開示曰:「父母夫妻子女,有緣則會,無緣則散,不須悲也。」其母因此而悟,亦信佛矣。豈非其子度母也。


白話:

方志鵬居士,上海人,住溧陽路常樂里十五號,佛教居士林職員、方振亞的兒子。六歲時與鄰家小孩在門前玩,有一位雲遊的行腳僧人經過他家,看到他就說:「這是誰家的孩子,這孩子是老和尚轉世的。」小孩(志鵬居士)的母親這時還沒信佛,沒放在心上。方居士十歲時,到聖芳濟外語學校讀書,學校的學生每天早晨要背誦聖經,但志鵬對這不感興趣,卻心響往佛教。見到乞丐,就拿錢濟助。常不惜忍著饑餓,省下母親給的早餐費,捐獻給學校倡辦的孤兒院。他的樂善好施,異於普通小孩。志鵬喜歡中國文學,只要見到古文,閱讀一遍就能領會其中深意。十六歲時,外祖母病重,志鵬點香禮拜,願減自己壽命幫奶奶延壽,外祖母果然因此痊癒。十九歲時,正月一日,他背著人,私底下寫了一紙條藏在枕頭下,說:「母親!我要走了,請您不必悲傷。」母親發現後,問他去哪?他答:「我寫寫罷了!」七天後,晚上,母親聞到香氣滿室,像檀香味。隔天早上又聽到敲木魚的聲音。而志鵬於當天晚上,已無病往生了。


臨終那天夜裏,志鵬仍然讀書到九點睡覺,沒什麼動靜,隔日早上母親叫他起床,沒聽到志鵬回應,原來他已往右側臥,往生了。這時是1948年。母親難過兒子早逝,到法藏寺,見興慈老法師。法師對她開示:「父母夫妻子女等眷屬,有緣則聚,緣到就散,不須悲傷。」母親因此覺悟,也開始信佛學佛了。這樣,豈不是兒子度了母親嗎?


註:要相聚,西方極樂是最好的地方,永不再受苦,亦可分身幫助無量無邊眾生。在六道輪迴裏,自己是被善惡業力拖著跑的,不能做主(造業重則墮地獄,非常可怕)。到西方,則想去哪就去哪,真正解脫了、自由自在了!


張蓮覺


張蓮覺,名靜容,廣東新安縣人。生而窈窕,有宿慧。父某,任榷署象胥(註),故蓮覺亦嫻譯事。幼信佛教,善根宿植。既長,嬪同里何曉生,精懋遷術,成陶米業。鴻案相莊人,人以福祿鴛鴦目之。富而不驕,孳孳為善。每值饑饉兵燹之年,輒請於夫,斥資巨萬,廣濟災黎。其用於佛教也,數亦相埒。鋟梓釋典,建築梵剎。創建香港之東蓮覺苑,紺宇金容,備極莊嚴,為諸淨侶研學之所。育材甚盛,遠近聞風,多負笈從之。蓮覺豐神雋朗,頎頎玉立,雅慕吟詠。于歸後,慎蘋蘩而疏鉛槧,故平生以德稱,而不以才顯。其著作《名山遊記》,文筆遒宕,為眾所稱。蓮覺學佛,鍥而不捨。臨終瑞相彰聞,有足述著。東蓮覺苑,舊例,每年於十一月十七日阿彌陀佛聖誕始,念佛七日。歲丁丑,蓮覺忽囑全苑淨侶,是年佛七展緩十日,於十一月廿七日開始。佛七甫圓滿,蓮覺竟以微疾逝世,恰值禮誦藏事半時之後。蓋預知時至,從容計算以就之也。彌留之際,一片紅光,起於足下,旋變為白,籠罩全身,向西而滅。百餘人在側,目所共睹。蓮覺生於乙亥,歿於一九三七年丁丑,享年壽六十有三。生三子七女,多卒業瀛黌,膺學士位。


【註】榷署象胥:即約今稅務署之翻譯員也。


白話:

張蓮覺居士,名字靜容,廣東新安縣人。生而氣質端莊,有先天聰慧。父親,做公務機關翻譯員,故蓮覺也會翻譯。她小時就信佛,善根宿世積植。到長大,嫁給同鄉里人何曉生,精於貿易,米業生意興盛。夫妻相敬和合,大家都以福氣夫妻看待他們。蓮覺雖富而不驕,念念常為善。每到饑荒戰亂之年,就請先生,花大錢,濟助廣大災民。對於佛教的護持,也一樣,盡心盡力:刻板印佛經,建築修補佛寺。創建於香港的東蓮覺苑,如佛寺般雍容尊貴,非常莊嚴,是淨業修士研學的道場。培育出許多能人,遠近馳名,許多人因此都來學習。蓮覺居士原本精神挺立,身形莊嚴,喜歡吟詩。嫁人後,謹慎料理家事而漸遠離文字琢磨,故平生以道德著稱而不以才能見長。她的早期著作「名山遊記」,文筆豪放又細膩,為眾人稱道。蓮覺學佛,鍥而不捨,臨終往生,瑞相稀有而廣傳。


東蓮覺苑,依往例,每年在11月17日阿彌陀佛聖誕開始,要連續念佛七天。丁丑年,蓮覺忽然告訴全苑同修,佛七先延緩十天,在11月27日再開始。到了佛七才剛圓滿,蓮覺居士竟帶著小病往生,這又剛好是禮誦藏事(經懺佛事)半小時之後,可知應是蓮覺預知時至,從容計算、安排好了往生的時間。她在臨終時,有一片紅光從腳下生起,很快轉為白色籠罩全身,向西方而去漸漸消失了。這時有百多人在場,大家都看見。蓮覺居士生於乙亥年,在丁丑1937年往生,享年六十三歲。育有三子七女,多大學畢業,得學士位。


趙李氏


趙李氏,河北省邢臺人。一生專修淨土法門,深信切願,念佛精誠。一九三八年仲冬示疾,全家念佛相助,求生西方。彌留時,諄屬其子修德:「好生念佛,三年之內,勿拂勿輟。」囑畢,吉祥而臥,泊然化去。三時後,體軟頂溫,面露紅光,蓋已如願往生。其子修德,能遵母命勿替。三年後,亦得生西。時人皆稱道之。


白話:

趙李氏,河北省邢臺人。一生專修淨土法門,深信心、願力切(一定要求生西方),念佛精進誠懇。1938年陰曆十一月生病,全家念佛相助以求生西方。臨終時,耐心囑咐兒子修德:「好生念佛,三年之內,不要違背不要停。」叮囑完,向右吉祥臥,安然往生了。約三個時辰後,身體柔軟頭頂溫熱,紅光滿面,應已如願往生西方。兒子修德,也能遵守母親大人命令不敢停止念佛。三年後,也往生西方了,當時的人都大加讚嘆!


註:趙李氏對兒子應是善巧方便誘導他,勸他念佛三年莫停,結果真的念佛念出境界(越念越歡喜,且有自在往生的能力,一往生西方就註定成佛、不再受苦還能分身無邊助人出苦),也往生西方了。念佛求生西方,是報父母、祖宗大恩的最佳方法,不但自解脫,也度了無數受苦的祖先、累世父母(看緣分,有的早,有的晚些,總是能分身去度化他們出苦的)。



引用:http://mypaper.pchome.com.tw/medimedi26/post/1366519153

敬祝 諸大善菩薩 平安健康 圓滿吉祥

自如頂禮  阿彌陀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