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思‧修

關於部落格
南無阿彌陀佛
  • 69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往生極樂世界五位典範:楊文林、蔣長安、蔣文瑞、陶能德、沈富康

 

往生極樂世界五位典範:楊文林、蔣長安、蔣文瑞、陶能德、沈富康


說明在先:以下文章節錄於「近代往生隨聞錄」(寬律法師編著,全書網址:http://book.bfnn.org/books/0513.htm  )。末學簡單白話解釋(有誤萬請海涵),另文末若有「註…」,是末學的說明,不是本文,感恩。末學咪弟頂禮,阿彌陀佛!


==========================

楊文林


楊文林,籍貫蘇北,住上海虯江路,有一子三女。生平精研醫術,以醫為業。年三十八,感世事無常,始信仰佛法,斷葷茹素,專修淨土。曾赴寧波普陀皈依佛頂山文質和尚,為賜法名慧祥。居山三年半之久,聽講楞嚴,頗有心得。居士自皈信佛法後,努力修持,十分精進。老實念佛,不換題目。四五十年,始終如一。一九七四年,居士高齡已八十五歲。隔歲之冬,忽患食道癌。歷時七十五日,亦不感痛苦,念佛如故。往生前幾天,預知時至。對人言:「我已見到兩位童子前來接引往生西方。為時已經有一周了,不能要他們久等我,我現在擇定正月廿三日往生。」居士第三女在蘇州某綢廠工作,廿三日乃廠休之日。後忽又言:「所選日子並不太好,決定提前三日,準備在正月廿日往生。」關照家人,預先打電報通知其女,令收電即回。往生之日,居士令人為全身揩抹。整容即畢,其時已上午十二點鐘。又親換乾淨衣,穿上長衫,理拂清楚,臥於床上,高聲念佛。下午三時,其女方回。隨作手勢,令坐於床前,一齊念佛。至下午七時,脈息漸停,唇吻猶微之張翕。俯而察之,尚能聞極微細之念佛音聲。舉家合掌,大聲唱佛名。居士即在大眾念佛聲中,安祥示寂。全身俱冷,頂門獨溫。


白話:

楊文林居士,籍貫蘇北,住上海虯江路,生有一子三女。生平精研醫術,以醫生為業。三十八歲時,感到世事無常,開始信仰佛法,斷葷腥吃長素,專修淨土念佛法門。曾經到寧波普陀皈依佛頂山文質法師,法師為他取法名「慧祥」。文林居士住山上三年半之久,聽講「楞嚴經」,頗有心得體會。他自從皈依信仰佛法後,非常努力精進修行,老實念佛,從不朝三暮四,換來換去(專一於淨土法門、求生西方成佛)。四五十年,始終如一。1974年,已經八十五歲。隔年的冬天,突然發現患了食道癌,經過七十五天,念佛不斷,也不感到身心痛苦(這是一心念佛的妙用)。在往生前幾天就預先知道要走了。對人說:「我已經見到二位童子來接引我往生西方,有一個禮拜了,不能讓他們久等,我現在選定正月廿三日往生。」


居士的第三個女兒在蘇州某個綢廠工作,廿三日工廠休息。後來又說:「我選的日子不太好,決定提前三天,準備在正月廿日往生。」先告知家人,預先打電報通知女兒,收到電報立刻回來。往生當天,文林居士讓人把身體擦拭清潔,好了後,已經是上午十二點;他自己又親自換上乾淨衣服、穿上長衫,都處理好了,就躺在床上,大聲念佛。下午三點,他女兒回來了,他便比了比手勢,要女兒坐在床前,一起念佛。一直到了下午七點,脈搏氣息漸停,嘴唇仍然有些微的開合。低下觀察,還可聽到極細微的念佛聲。一家人都合起掌,大聲念佛。文林居士就在大眾念佛聲中,安詳往生西方了。往生後全身都冷,只有頭頂仍然溫熱。


蔣長安


蔣長安,江蘇如皋人,住如皋東北鄉。出身下中農,隸南陵公社。居士為人忠厚老實,安貧樂道。早年信佛,並送其子到定慧寺出家。即德純師也。三十二歲時,皈依虛雲老人,賜名寬仁。其子後到鎮江參究。在某一次回家探望老父時,攜回金剛經一卷。其子見父身體欠佳,便勸令念佛,並持誦金剛經。居士一見金剛經,如獲至寶。由是發心,每天持念三遍。歷時三十多年,從未一日中輟。一九七七年,農曆正月十九日下午五點三刻,身無痛苦,正念分明,念佛吉祥而逝。逝世後,頂暖肢軟。終年九十一歲。


白話:

蔣長安居士,江蘇如皋人,住在如皋東北鄉。出身下中農家,隸屬南陵公社。蔣居士為人忠厚老實,安貧樂道。很早就信佛了,並送孩子到定慧寺出家,就是德純師父。長安居士三十二歲時,依止於虛雲老和尚學佛,被賜法名「寬仁」。而他的兒子也到鎮江參究心性,在某一次回家探望老父長安居士時,帶回「金剛經」一本,看到父親身體欠佳,便勸他念佛,並持誦「金剛經」。長安居士一看到「金剛經」,如同獲得無上寶物,於是發心每天念三遍「金剛經」(餘時當是念佛),就這樣過了三十多年,從沒有一天中斷。1977年,農曆正月十九日下午五點三刻,身無痛苦,正念分明(在此可曰:精神清晰專定於佛號),念佛吉祥往生。往生後,頭頂暖溫、四肢柔軟。走的這年他九十一歲。


註:一句「阿彌陀佛」就是空、有二邊不執,清清楚楚念佛名不著「空」,念念佛號無他想即不執「有」,是我念佛,亦佛念我,我、佛本一體,處處皆悟處;不增不減,無左無右,無過去亦無未來,故一句佛號即萬句佛即數不清佛號,又一句「阿彌陀佛」(無量覺悟)本一切眾生自性名號:無限大、無限永恆、無限不可思議、無限美好、福報、智慧;只因,時、空俱破,故萬物、時間皆一體,故可變化萬千;雖變化萬千,實則如如不動無變。如同拳頭在房間,拳頭小;若一隻小蟻爬來,拳頭就大如山,故拳頭有大有小之變,實又如如不動。


一句佛號含容整個極樂世界,故一句佛號一極樂,一個西方眾生(每位西方眾生皆是大菩薩,都可隨意在宇宙中分身無量:在草中、在花中、在手機中,在一切需要的地方(大菩薩度眾生的行跡,凡夫是不清楚的))皆能變化無量身於整個法界宇宙,可出現在過去幾千億萬年,可分身幾千億萬身(實則變化無盡,非只幾千億萬),只因:時間、空間都已打破,西方、東方本無差別(往生西方後才知西方極樂不是只在西方,而是遍整個宇宙乃至一根寒毛尖端之中皆為西方極樂世界,無他,因西方極樂世界即本性境界也(本性無西無東無過去未來,一切無分別,唯快樂、唯視眾生如己,快樂度眾生而已也;雖度實無度,一切本空故,也因如此,故是永恆快樂境界));時間、空間都在一點,名為「心在「方寸」間;方寸就是一點,而且是越找越小、越小越找,找不到這「一點心」,名為「真空」,名為真性,名為佛心佛性,乃無法思考、無法議論之境界也。就如同夏天電風扇旋轉可涼快吹風,它有個扇心,卻找不到(扇心即「空」),雖找不到,卻又能吹風涼快無比,此名空中生妙有,合起來叫:真空妙有(真空即妙有,妙有即真空),佛性即如是也,人人、蟲蟲皆有佛性也,我們修行成佛,一切都成佛了;但一人就是一個世界,我修行成佛了,是指我與周遭的一切花、草、山、萬物都融為一體,不再有分別(故有人說花也有佛性(名為「法性」),也可成佛,是沒錯的),但修是人(或蟲、動物、鬼神…)在修,花是人修成佛後,花已非花,人、花(及一切萬物、虛空)皆成一體,名為「成佛」。但沒修的人,在他眼前的花、草、一切萬物皆沒與自己融成一體,皆未成佛,若是常恨常怒常貪,則空中依然生妙有(但這妙有是可怕的妙有),不但成不了佛,更生出了可怕的地獄境界、餓鬼境界、種種六道輪迴的動物、鬼神等受苦境界,此皆名因果報應也(因果報應也是空的,但凡夫看不出假相,故掉在地獄中受苦,也看不破火烤、水淹、刀割的假相,故一直痛苦難熬;地獄非常可怕!):在世時人生漸漸苦,死後墮地獄是更可怕的長長惡夢(沒法一下就出來,必須等罪業消盡才能出來,這恐怕已過了千萬年時間了(看造罪業的程度,如流通不雅情色圖片、影片者,害慘數千萬人以上,則下地獄是無間、十八層地獄,長劫不得出,可怕之極;還有其他種種罪業,造深了,都下地獄,如謠言害人等(不確定的消息,小心莫多說,人生多說好話較穩當(常埋怨只會招來更多的苦報,因為把自己過去生中的許多冤親債主引來了,諸事會更不順),若能多念佛更好,蒙佛光冥冥中普照,人生漸順),一生不改,死必墮地獄))。


阿彌陀佛願力巧妙,念佛雖可曰不執著,但也可說是「執著」,只要專心於這佛號、抱定這佛號,剛好就合了阿彌陀佛的願力(臨終十念(佛號)必生西方願(其實「無量壽經」中提到臨終一念也能往生,重點在心中能否放下一切,專注於此萬德洪名「南無阿彌陀佛」)),極少數根利的人,念佛能念到大徹大悟(靜極生智慧,也是靠佛力大加持),但現今多數人皆罪業深、智慧淺,修其餘法門很難一生成就,不過沒關係,能盡量從早到晚念佛,就是大功德,心中再有一佛心(慈悲的心、慈悲的口、慈悲的行為(物質本空,故行為亦心念的一種)),如此慈心念佛,不但漸漸消業、消災、增福增智,臨終還可往生西方成佛,快樂無比,隨處皆可同時分身現身,度化苦難眾生、且不辛苦(因為知道一切皆假,連「累」「苦」「膩」都是假的,這是真的「本來覺悟(快樂)境界」)。真的永遠不再受苦了(六道輪迴中,光是人間就苦死:生、老、病、死、壓力多,不時折磨人;如果不想人生苦,平日注意修十善可保平安(下面會貼),簡言之:言語慎重、存慈心感恩、愛蟲蟻、常為他人想。加上有空多念佛,更好!人生必漸漸光明無憂)。


蔣文瑞


蔣文瑞,原籍揚州南鄉,住上海閘北。早年曾開設鞋子店。為人正直豪爽,人有困難,無不盡心幫助。篤信三寶,皈依南京圓治老人。三十歲發心持長齋,虔誠念佛。閘北佛教居士林,即為居士所興辦,並擔負林內一切費用。居士喜捨為懷,深得人心。文革期間,念佛被視作反動行為,而居士高聲持念聖號如故。鄰里知之,亦不干涉。年七十九歲,即一九七八年農曆九月初六,無疾坐化。在往生前一日,受友之托,代邀蓮友作佛事,奔走終日。回家後,略感不適。即在當天晚上,剃頭沐浴,更換淨衣。謂家人言:「讓我好好休息一下,不要驚動我。」當即回到房中,斂目宴坐。未片刻,家人入房視之,已安祥往生矣!


白話:

蔣文瑞,原藉揚州南鄉,住上海閘北。早年曾開設鞋店,為人正直豪爽,別人有困難,無不盡心幫助。他堅信佛法,依止於南京圓治老人座下。三十歲發心持長齋,虔誠念佛。閘北佛教居士林,就是文瑞居士所創辦,且擔負道場內一切費用。文瑞居士喜歡布施助人,因此深得別人敬愛。文革期間,念佛不被接受,而文瑞居士依然大聲念佛不間斷。鄉里鄰居雖知道,也不干涉他。七十九歲時,即1978年農曆九月初六,沒疾病坐著往生。往生前一天,受朋友的託付,代邀蓮友參與佛事(概念佛共修一類),整天忙。回家後,略感不舒服,就在當天晚上,剃頭洗澡換乾淨衣服。告訴家人:「讓我好好休息,不要驚動我。」隨即回到房中閉目靜坐。沒多久,家人到房內看他,已經安詳往生了。


咪註:說走就走,有自在往生的能力,也是預知時至,念佛功夫深也;此無他,平日以虔敬心念佛不斷而已也(且為人善良喜助人,也是幫助念佛的一大助力(念佛會較順;常念佛會越念越歡喜,這是佛光加持的緣故,而越專注念,到後面會漸入佳境,效果越大))。


陶能德


陶世德,法名能德,一九四七年受皈依於臨濟宗二十五世隆濟老和尚,一九五四年去寧夏馬鞍山甘露寺受居家菩薩戒。居士自皈依三寶後,每日修十念法門,從不間斷。後又學會二時課誦,每日禮誦,以一句佛號為正行,持誦淨土五經、妙法蓮華經、金剛經等大乘經典為助行。一九七九年,身染病苦,而專持佛號,更加精進。並再三囑咐家人親屬:「在我臨終時,切忌隨俗搬動哭泣。遺體火化,不許葬埋。」一九八一年農曆三月十六日,距往生十一天,是日中午,對家人說:「你們準備我的後事,我快要走了。」二十四日為臨終前三天,家人請來隆元老和尚。一見面,只說「心中惟有佛,臨終不離佛」。二十五日,時坐時臥,安然自在,並無患病之相。二十六日九時,面向西方端坐念佛而逝。是時有隆元法師及淨友數千人在旁。次日,面色如生,光澤鮮耀,觀者莫不讚歎。第四日火化,四肢柔軟,骨灰呈彩色。


白話:

陶世德,法名「能德」,1947年受昄依於臨濟宗二十五世隆濟老和尚,1954年去寧夏馬鞍山甘露寺受居家菩薩戒。能德居士從皈依佛門後,每天修十念法門(以前的十念佛號,是盡一口氣念佛(可能三聲、五聲、十聲不定),念十口氣就名「十念法門」,這當作每日定課(通常是早一次、晚一次,不一定,看各人發心(佛號是越常念越專心念越好),至於其他時間,行、站、坐、臥,盡量一句佛號不間斷(可心中念,很方便,喝水、走路、躺著…皆可念,念上一天、二天,會越念越歡喜)))。後來又學會二時課誦,每天拜佛念經,以一句阿彌陀佛為正修,持誦淨土五經、妙法蓮華經、金剛經等大乘經典為助修。1979年,身上得了病,這時放下一切經典,專心於一句佛號,更加精進念佛!並再三囑咐家人親屬:「在我臨終時,切記不要隨順世俗習慣搬動遺體且哭泣(這些會影響亡者神識;神識若尚未離開,亂動遺體會非常痛苦,這一痛苦而生恨心,很容易墮三惡道(餓鬼、畜生、地獄道);若是家人哭泣,亡者若產生眷戀,則可能錯過往生西方了),該一起助念佛號要緊,這是最大的助力!」。遺體火化,不許用一般的埋葬。」到了1981年農曆三月十六日,距離往生十一天前,當天中午,對家人說:「你們準備我的後事,我快要走了。」(世德居士一心念佛,日久功深,也能預知時至了)二十四日是臨終前三天,家人請來隆元老和尚。世德一見到老和尚,只說「心中唯有佛,臨終也不離佛」。二十五日,有時坐有時躺,神態安然自在,一點也無得病的樣子。二十六日九點,就面向西方端坐念佛往生了。當時有隆元法師及一同修行的淨友(蓮友)數千人在旁。隔日,面色如同生前,光澤鮮耀,看到的人都很讚嘆。第四天火化,四肢柔軟,火化後骨灰呈現彩色。


沈富康


沈富康,住浙江省肖山縣農村。五十二歲時開始吃素,五十五歲從肖山蘭亭老和尚受三皈依,六十歲起專事放生。嘗以祖遺房屋一間,售得一千圓,悉以買物放生。兒輩每月供養生活費二十五圓,除以五、六圓買米鹽瑣屑外,餘款亦悉用於放生。居士本多病,自吃素放生後,體力轉健。二十多年,從不看病服藥。居士於七十二歲起,始專持佛號,求生淨土。自云雖睡夢中,亦能持名不輟。一九八二年,居士七十四歲。是年底臥病十餘日,神智清爽,無昏沈之容。往生前一日,對人說:「我要去了!今天不去,就是明天。」又說:「我心中很快樂,無一點痛苦。」令子女為之助念。且囑將預置之棺木出售,以售得之款放生,遺體要按佛制火化。子女即雇車載往杭州(因肖山無火化設備),中途於車內合十安祥而逝。是為一九八三年一月四日下午四時。命終三小時後,通身冰冷,頂門猶溫。年七十五。居士六十五歲時,一日騎自行車載一大布袋螺螄,至杭州西湖斷橋邊放生。事畢,仍騎車回肖山。中途一輛吉普車迎面而來,自行車被撞壞,人倒於地。汽車前輪從腳上滾過,留下明顯印跡。司機見狀,驚恐無措。居士立起後,毫無損傷。怡然一笑,長揖而去。


白話:

沈富康居士,住浙江省肖山縣農村。五十二歲時開始吃素,五十五歲在肖山蘭亭老和尚處受三皈依(皈依佛門,成佛弟子),六十歲起,常常放生。曾經以祖先留下的房屋一間,售得一千圓,都拿來買物命放生。兒輩每月供養他生活費二十五圓,他除了以五、六圓買米鹽等日常生活雜用外,剩下的一樣都拿去買物命放生。富康居士本來多病,自從吃素、放生後,身體越來越健康。二十多年,從不看病吃藥。他從七十二歲起,才專心持念佛號,求生西方極樂世界。自己說就是在睡夢中,也能念佛不斷(他的念佛功夫太高了,是為典範)。1982年,居士七十四歲,當年年底他生病躺臥十多天,神智清爽,沒有昏沈的樣子。往生前一天,對人說:「我要往生了,今天不去,就是明天。」又說:「我心中很快樂,沒有一點痛苦。」且叫孩子幫他助念,另叮囑將預先買好棺木賣掉,以賣得的錢拿來買物命放生;遺體要按佛教做法火化。後來子女雇車將他載往杭州(因肖山無火化設備),中途在車內雙手合十(合掌於胸前)安詳往生。這時是1983年一月四日下午四點。命終三小時後,全身冰冷,但頭頂仍然溫熱。富康居士活了七十五年。居士在六十五歲時,有一天騎自行車載了一大布袋螺螄(類似田螺類生物),到杭州西湖斷橋邊放生。放生後,仍騎車回肖山,中途一輛吉普車迎面而來,自行車被撞壞,人倒在地上。汽車前輪從腳上滾過,留下明顯印跡。司機見到這狀況,嚇得不知所措。富康居士爬起來後,一點傷都沒有,只是自在的笑了笑,雙手合起,向司機恭敬行禮後就離開了。


註:末學數年前在某間寺廟,遇到有位學佛的師姐,平常常持念佛號、準提咒。很慈心,平常不敢將燙菜的熱水直接倒往水槽,要等涼了一下才敢倒,因為怕燙死螞蟻。她有次車禍,機車被撞爛了,大家都喊「完了!完了!」,結果趨近一看,這位師姐躺在機車坐墊上,毫髮無傷。也是善有善報。素食、放生皆好事,對一生命運、身心狀況都有幫助,若不方便,仍可盡量做,譬如平日愛惜蟲義莫殺,見到死去的動物、蟲蟻等,為其念佛或往生咒數遍,不但結善緣,對自己一生的光明、臨終的往生西方都有大幫助。


末學拙著「如何念經念咒易得效驗」一書,有修十善轉命運、念佛治癌、境隨心轉及念佛的方法、好處等內容,有緣人不妨看之。網址:http://medi.pixnet.net/blog/post/1518893http://mypaper.pchome.com.tw/medimedi26/post/1320098510 。末學咪弟頂禮。阿彌陀佛!


下面貼十善簡文:

~~~~~~~~~~~~~~~~~~~(十善皆有關聯,每一條都盡量做好,則效果大而快,改命運效果好(如常愛惜蟲蟻不殺,也能積財運,工作、考試運漸增好;求子的人更要愛惜蟲蟻、多念佛,較能順利得到孩子,且是智慧有福之子))


佛在《佛說十善業道經》中提到修十善的種種好處,略舉如下:


不殺:莫傷小生命如螞蟻蚊蟲蟑螂…,則少病(少受傷)、長壽、睡眠安穩…(也保佑一家安穩;若身上有傷有病,可安穩或迅速復原;若再繼續殘殺蟲蟻,則對病情恢復極不利)


不盜:莫隨意拿別人(或公司)的東西,則錢財漸積、人不欺負…(常布施(錢少可量力捐),常願助人(如義工、幫忙做家事)也都能累積財運)


不淫:夫妻莫搞外遇,不寫邪淫文章,則身心平安,家人妻女平安…


不妄語:不說謊則可人人敬愛(人際關係改善)、心常歡喜、…(善意謊言則可,如獵人抓兔,我等故意錯說方向,則獵人少造一次殺業,也救了兔子一命,此積福也)


不兩舌:不挑撥離間、不說人是非,則家中和諧,能常遇道德之人(貴人)…


不惡口:不隨意漫罵,久久則可言詞美妙而得人人信服,人人敬愛…


不綺語:不說不正經的話(如黃色笑話),則易開智慧、受道德之人教導愛惜…


不貪:常有惜福、幫人之心,少貪色貪財種種邪貪之心,則福德漸增,所作皆漸遂意…


不瞋:心莫常生氣、看事不順眼,則能心意漸安、身相莊嚴(磁場好)、眾人共尊敬!…(行站坐臥常多念佛則得佛力加持、佛光普照身心而漸入愉快之境,較不會生氣也。)


不痴:謙虛卑下信因果,則業障漸消、智慧易開,故於因果之理更加明白,廣增福報,人生光明。…


十善一善,一善十善,以上十條皆互相含攝,好處亦皆相關,歸到一處即『真誠心;常為他人著想』,所以都要努力遵行及多念佛,則命運自然轉變。做的好的話,三個月內就見到效果。這不是佛定的規矩,而是佛把宇宙的真理告訴我們。這些若稍有違背,已經對命運不好,若統統違背的話,就成了十惡,那命運就會迅速變糟,恐怕二、三十歲後就發覺人生逆境變多,甚至短命,且下輩子墮惡道受苦。現今人自私自利、隨意批評人(如喜歡罵政治人物、影視明星、罵法師、謗佛法等),又愛殺蟲蟻,所以福報大減,工作運、考運、身心狀況,都出現不好的影響,造成如壓力大、睡不好、常病常受傷、工作找不到、在外受欺負、家庭不和諧等,都是這些因素造成的,而世人卻渾然不知;若能改之,自然轉命運!






引用:妙音蓮光

敬祝 諸大善菩薩 平安吉祥  福慧圓滿

自如頂禮  阿彌陀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