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思‧修

關於部落格
南無阿彌陀佛
  • 69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往生極樂世界四位典範:陳少庭、蔡寶忠、藍種仙、鄒妙順

 往生極樂世界四位典範:陳少庭、蔡寶忠、藍種仙、鄒妙順

說明在先:以下文章節錄於「近代往生隨聞錄」(寬律法師編著,全書網址:http://book.bfnn.org/books/0513.htm )。末學簡單白話解釋(有誤萬請海涵),另文末若有「註…」,是末學的說明,不是本文,感恩。末學咪弟頂禮(自己也還在學,慚愧),阿彌陀佛!


==========================

陳少庭


陳少庭,名繼璋,湖南永州人。隨父宦遊江南。未幾父卒,設米肆於鎮江。繼以營業虧折,乃由友人介絡至南京充探員職,經二十餘載。少庭靈根夙具,秉性慈祥,惡衣粗食,安貧守志,數十年如一日。一九一七年,四十一歲,得王一亭介紹,充上海婦孺救濟會探員。該機關純屬慈善性質,頗合素志。忠於職守,歷二十五年,未嘗誤事,為同儕所欽佩。一九三四年,朝禮五台,詣古南台,得見彌清老和尚,遂皈依焉。彌公賜名滿成。少庭感五台靈異,發心永護此山。返滬後,約淨友十人,共施淨資,長年供養。一九四二年四月,至上海法藏寺,請興慈法師為授五戒。每日持名一萬,迴向西方。年六十六,七月初三日,忽患痢疾。繼又肝風發作,手足拘攣,口鼻歪斜,言語謇澀,飲食不便。二十二日午後,忽轉心氣病。至四時許,含笑呼其妻曰:「文殊菩薩來矣!」其妻頗為驚訝,意謂多日不言,何忽以語,乃順口答曰:「好極!文殊來迎,福報勝矣!」答未竟,少庭復曰:「阿彌陀佛亦來矣!可速至海潮寺,延道安師等來助念。」言已,朗念洪名一聲,即不復語。至十一時,氣喘甚急,遍探其身,各處俱冷,惟頂與心部甚暖。少庭生前曾向淨友述及身後歸宿,願至五台為僧。道安師知其事,當為開示曰:「汝一生為五台護法,功德雖大,無非有漏之因。如不發願求生西方淨土,仍未免業識茫茫,隨業受報。際此緊要關頭,亟宜速定主張,一心念佛,以求往生。再一差遲,悔無及矣!」言已,再探,則心部漸冷。至十二時,氣喘平復。道安恐其神識昏昧,即就其耳畔高聲朗念聖號,助其西歸。甫一刻鐘,即安祥而逝。復探之,則唯頂尚暖。文殊先至,彌陀次臨,逝後頂門猶熱,往生必矣!


白話:

陳少庭,名繼璋,湖南永州人,伴隨父親到江南做官。不久父親離世,在鎮江開米店維生;又因米店營業虧損,經朋友介紹到南京當探員,就這樣過了二十多年。少庭善根深厚,天生個性慈祥。穿破衣吃劣食,甘心於貧窮、堅守心志,數十年如一日。1917年,少庭四十一歲,經王一亭介紹,任職上海婦孺救濟會探員。這機關純屬慈善性質,頗合少庭的心意,他忠於職守,經二十五年,不曾耽誤事情,同事都很欽佩。1934年,往五台山朝山禮拜,拜訪古南台,見到彌清老和尚,於是皈依。彌清老法師為他取名「滿成」。少庭有感於五台山的許多靈異事蹟,於是發心永遠護持此山(道場)。返回上海後,與同修淨土的蓮友十人,一同捐錢,長年供養。1942年4月,到上海法藏寺,請興慈法師為他授五戒。每天念佛一萬聲,迴向求生西方極樂。


在六十六歲的七月初三,突然得到痢疾,又肝風發作,手腳抽筋、口鼻歪斜,言語不順、飲食不便。二十二日午後,突然轉為心氣病。到四點左右,笑著叫他太太,說:「文殊菩薩來了!」他太太非常驚訝,心想少庭這麼多天不能講話,怎麼突然能講話了?便順口答說:「太好了!文殊菩薩來接,福報太殊勝了!」回答未完,少庭又說:「阿彌陀佛也來了,妳快到海潮寺,請道安師父等人來助念。」說完,大聲念了一聲六字洪名「南無阿彌陀佛」(或四字「阿彌陀佛」)就不講話了。到了十一點,少庭氣變得喘,用手輕碰其身體,到處都冷了,唯有頭頂與心窩處是暖的。少庭生前曾向修淨土的蓮友說死後的歸向,想到五台山出家。


道安師父知道這事後,當場為他開示:「你一生為五台山護持佛法,功德雖然大,但都是六道輪迴痛苦煩惱的業因;如果不發願求生西方淨土,仍然難免神識搞不清方向,隨著業力受報投生(三善或三惡道,仍然不離六道輪迴之苦)。在這緊要關頭,要趕快下決定,一心念佛求往生西方,再一錯過此生,後悔不及!」話說完,再探之,心窩處漸冷,到了夜晚十二點,少庭氣喘平靜;道安師父怕他神識昏昧,便在他耳邊大聲念佛,幫助他往生西方。才約十五分鐘,少庭就安詳往生。再探之,唯有頭頂還熱著。文殊菩薩先來,阿彌陀佛接著到,逝後頭頂還熱,必然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了。


註一:心窩處有餘溫,表示對人間有留戀,少庭昏迷快往生之時,道安法師為他開示後,心窩處(及其他處皆)冷了,唯有頭頂熱;頭頂熱一般是成聖的象徵,若是念佛人,可判斷是往生西方了,尤其他之前也說見到阿彌陀佛了,這可表示他往生西方無疑。


註二:誠心修行,有時生病已經是重報應轉為輕報應(也就是若不經過長年修行,則到中年後狀況更多,病更重甚至短命,死後墮三惡道受苦)。而若一心專念佛,則佛力念念加持,因念佛人一心念佛不斷,故佛力加持消業亦不斷,故真心念佛、功夫高的人,臨終甚至站著、坐著往生,且不生病,可見念佛之不思議、寶貴、真實,我等需平日多培慈心、且一心專注多念佛(念佛心不專,效果不好,但若從早到晚常念,一天二天三天…漸漸會注意力越來越容易集中,且會越歡喜、開智慧、消業障,其妙無比),做人已很苦、死後隨業力流轉,在三惡道(餓鬼、地獄、畜生道)的時間很長,下輩子要做人沒那麼容易,故求生西方極寶貴,這裏濁世不可多留戀,求生西方是為大要緊!一往生西方,就是大菩薩!且永遠不再受苦了,所謂一了百了,就在西方!(家人團聚且永不受苦,唯在西方聚首才可能;若是不求生西方,則在六道輪迴,各隨業力流轉投生,難以再聚首,且多半時間都在三惡道受苦)其實平日若認真念佛,平日就已漸漸如同活在光明世界中,由此可知西方極樂其實遍整個宇宙,就在一切處。念佛,是解災難、得安心,永脫苦的寶藥也!現今世間多災難,也願有心人多念佛,不但利己,也減輕世間災難,何樂而不為。


蔡寶忠


蔡寶忠,蘇州人,世居城內學士街。早年在上海五金店為職工,後回蘇州任某善堂職員。雖家境清寒,而能安貧樂道,為人誠樸,宅心仁厚。幼即茹素,長好誦經。皈依三寶,一心念佛。尤喜禮誦華嚴,日誦數卷,列為常課。凡遇蓮社啟建華嚴法會時,輒發心參加。且為領眾,唱念如法,恭敬逾恒。文革前,曾赴天平無隱庵出家,依慧海和尚為師,紹承衣缽。不久,以環境不許,及家人勸阻,未能滿願,仍返初服。後以其子下放蘇北大豐農場安家落戶,隨子生活。雖以七旬高齡,仍喜參加勞動。平居不廢修持,念誦如恒。往生半年前,曾感微疾。往生之日,正念分明,聞空中音樂之聲,急喚家人云:「空中音樂美妙,爾等聞否?」家人啟戶出聽,果聞空中樂聲鏗鏘。迨返室,則寶忠已入寂矣。


白話:

蔡寶忠,蘇州人,世代居住在城內學士街。早年在上海五金店工作,後來到蘇州某善堂上班。雖然家境清寒,卻能安於貧窮喜歡清心修行,為人真誠樸實,心地仁慈厚道。寶忠小時就吃素,喜歡誦經。皈依「佛、法、僧」三寶,一心念佛求生西方。尤其喜歡拜誦「華嚴經」,每天誦數卷,定為常課。只要遇到蓮社舉辦華嚴法會時,都會發心參加。且帶領眾人,唱經念佛如理適切,非常恭敬。文革前,曾經到天平無隱庵出家,依慧海和尚為老師,繼承衣缽。不久,因環境不允許及家人勸阻,不能繼續出家修行,便還俗(繼續修)。後因兒子被處罰而到蘇北大豐農場定居,便跟去與兒子一起生活。雖然七十歲了,仍然喜歡參加勞動,平常仍然不放棄念佛修行,如往常一樣。


往生半年前,生一點小病。往生當天,意念清晰不迷糊,聽到空中有音樂傳來,趕緊叫家人,說:「空中音樂美妙,你們聽到嗎?」一家人都開大門出去聽,真的聽到空中清脆好聽的樂聲。等到回到家中,只見寶忠居士已經往生了。


註:佛門三寶為「佛、法、僧」,信受奉行名為「真三皈依」(要真正做到,境界就真的往上提升,若成佛了,智慧、福報皆圓滿了)。佛表覺而不迷(凡夫是迷而不覺);法表經典,表正而不邪;僧是僧人(心意清淨無愛欲,名為真僧),表淨而不染。凡夫修行難免有缺點,能改之再改即是。平日多念佛淨心消業,盡量斷惡向善(慎口慎心慎行為),是名為佛弟子。其餘法門不易一生成就,求生西方念佛法門易成就,一心念佛、慈悲待一切眾生(人、動物蟲蟻、鬼神等),必能臨終滿願往生西方(一到西方就是八地大菩薩且不用多久就迅速成佛,具一切德能,分身無量度一切苦難眾生,不可思議(這是阿彌陀佛四十八願,願願加持))。


藍種仙


藍種仙,名道正,江蘇淮安人。弱冠遊庠,旋食餼廩。壯而從政,歷任要職。中歲曾於故都,經友人介紹入同善社。久之知其所傳皆摭拾佛老緒餘,附會己意,自立門戶。其所編印諸書,雜引三教經論,謾稱同出一源,支離紛雜,不得旨歸,心知其非。後得流通本新編佛學初機諸書讀之,大有契事。遂毅然捨棄邪法,皈依三寶,受持五戒,精研梵典。不廢事修,深誦儀軌偈贊,音節靡不嫻習。嗣乃遊歷諸方,遍參知識,知有向上一著。一九三五年,南京佛教淨業社成立,被推為董事。領導社友,昕夕禮誦。循循善誘,誨人不倦。倡議每月終。禮大悲懺三天,放生一次,為常軌。復於每年夏季,舉行華嚴、地藏等法會。隨喜參加者,殿為之滿。抗戰軍興,同行星散,社務停頓。一九三九年,於淮安私宅辟靜室,組設淮安佛教淨業社。翌年,復置樓房一所,為新社址。辟大殿三楹,中供西方三聖。殿后為寮房,殿右復建地藏殿一間。居士伉儷亦居於斯,同修淨業。居士雖於宗下飽受鉗錘,而於淨土法門信仰尤深,於印光大師備極欽崇。居士性嚴正,接引後進,不少假借。其於信心不切、行履欠純者,輒遭呵斥;禮誦不合儀軌,立嚴糾正。於一九四三年制櫬見二具,以備夫婦遺蛻之用。一九四四年秋將社務交付他人承接,己則專修淨業,一意西馳。一九四五年冬月初,與其友人書云:明年我將行矣!次年農曆六月十六日,夜間夢入淨境。堂高宇邃,屋舍連雲,白光如晝,門前仿佛幡蓋飄揚。正仰觀間,倏然便寤。自知往生時至。至十九日,恭逢觀音大士聖誕,隨同社友禮誦念佛。二十日晨起早課甫畢,略覺不適。而言談一如平日,端坐念佛,神志清爽。至下午二時,手結佛印,念佛聲漸微,既而寂然。視之,蓋已逝矣!翌晨入殮,頂猶溫暖,面色如生,全身柔軟。壽六十八,無子女。

 

白話:

藍種仙居士,名道正,江蘇淮安人。二十歲秀才及格,生活有了補助。壯年當官,做過重要職位。到中年時,曾於故舊國都被朋友介紹,參加同善社。但久了發覺他們傳的法,都是採取佛法、道家(老子之法)中較不精深的文意,再加上自己的觀念想法,而自立的門派。他們編的書籍文章,雜亂統合儒、佛、道三教的經論,隨意稱同出一本源,但文意紛雜混亂(可能說明不清,致人誤解,錯修方向;不但無利益,恐多誤導),不能圓融,種仙居士知道這些書有問題。後來他得到流通的「新編佛學初機」等書拿來看,大為震驚,看得歡喜佩服。於是下定決心捨棄邪法,皈依佛門三寶(佛、法、僧),並受五戒,認真研讀佛經,但也不荒廢平日修持,專心一意於經懺儀規偈贊之遵行及唱誦,音節都很嫻熟。後又到處去訪問求教善知識(有德有修有境界的人),知有向上一著(他應契入境界了。佛法有初學、中學乃至高不可測的境界,這些都由信心、一心、不間不斷的堅持而成就;其中以念佛為最方便,靠一句佛號,從早到晚專心常念,心越來越清淨,智慧就漸漸透出來了)。


1935年,南京佛教淨業社成立,種仙居士被推為董事,領導蓮社中的同修,早晚拜佛及誦念經句佛名。他也不斷以善巧方便勸人學佛修行,從不厭倦。他倡導每月底,禮拜大悲懺三天,放生一次,作為常規定課。又在每年夏季,舉行華嚴、地藏等法會,隨興參加的人,塞滿了大殿。抗戰開始了,一同修行的蓮友都散了,淨業社的修行因此停頓。1939年,藍種仙又在淮安自己家裏布置靜室,組設「淮安佛教淨業社」,隔年,又建置一所樓房作新社址。開大殿三間,中間供奉西方三聖(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殿後面是寮房,右側又建地藏殿一間。種仙居士的太太也住在這,一同修淨土求生西方。


種仙雖然對宗下(禪宗與佛門其他派別)非常用功,但對淨土法門信仰很深,對印光大師(淨土宗第十三代祖師;大勢至菩薩化身)也非常欽佩崇拜。種仙個性嚴肅端正,接引一些初學佛人,都不麻煩他人,對信心不深、不認真修行的人,常嚴厲訓責;拜佛念佛不合儀軌(比較隨便、沒恭敬心),也馬上糾正。在1943年,準備棺木二個,以備自己及太太往生用。1944年秋天將社務交接給別人,自己專心念佛法門,一心一意求生西方。1945年冬天月初,寫信給朋友說:「明年我要去西方了。」隔年農曆六月十六日,晚上夢見自己在一清淨境界:房子內深遠,房外高大連雲天,白光亮極,門前好像幡蓋飄揚。正在仰看時,突然醒來了。他知道自己將要往生西方了,到了十九日,恭逢觀音菩薩聖誕,隨同社友拜佛念佛。二十日早上早課剛完,感覺有點不舒服,但言談一如往常,端坐念佛,神志清明爽朗。到下午二點,手結彌陀印,念佛聲漸漸變小至無聲。旁人一看,原來已經往生了。隔日凌晨入殮,頭頂還是溫熱的,面色栩栩如生,全身柔軟。種仙活了六十八年,沒有子女。


註:佛法中的「初學」,如十善業,其實也是根本(好好修能轉變命運),能認真做,念佛也才能順利,否則業障難消,念佛修行也有阻礙,故十善業雖然是根本,但當智慧漸透出,十善業(簡言之:恭敬一切人、事、物,常為他人想)乃至世間任何一法一事,都能體會其中無盡的奧意,因為,這世間一切,其實就是「一個自己」,既是自己,又怎會不明白呢?只是凡夫執著太重,心不清淨,故常迷糊且又造業,故也不能提升、回歸自性快樂境界也。等過完這一生,就隨著平日造的諸多惡業,墮下三惡道受苦去了。若往生西方,則是永遠脫離痛苦煩惱,快樂無比(在這世間若能平日心善、常念佛,也能先得到念佛的歡喜的,只看自己有沒有認真修)。


鄒妙順


鄒妙順,居士華融海之母,無錫後宅鎮人也。住上海新閘路福康里四十八號。四十六歲後,因右臂風癱,不能舉動,經中醫治療無效。翌年,六月十九日觀音菩薩聖誕,一素信佛教之女戚,邀同至局門路淨土庵敬禮大士。時興慈法師卓錫是庵,見妙順在炎暑中,猶臂纏大毛巾。問其故,具告所患。法師說:「有僧善治斯矣,但略有痛苦,何妨一試。」遂詣僧求治。經細察病情,數施針灸,果獲痊愈。從此發心皈依興慈法師,賜名妙順。因不識字,由好女戚教誦大悲咒及彌陀經,早晚功課無間。歸心淨土,念佛不輟。至五十七歲,忽患胃癌,冶療無效,但無甚痛苦。時值夏季,天氣炎熱。忽告其子:「三天內將別。」囑在家住宿,不可遠出。次日深夜,神態如常。索水沐浴更衣,說:「明日九時,我欲去矣!」翌晨,子女齊集。妙順端坐念佛,並囑家人,去時勿哭,可齊跪下念佛,於是家人遵囑環跪,稱阿彌陀佛。己欲隨念,已而音漸低微,準時往生。時一九二九年農曆閏七月初二日。淨友竟覺為之讚曰:「十年精進一朝歸,不念彌陀更念誰?莫笑庸愚無所識,預期捨報赴蓮池。」


白話:

鄒妙順,學佛居士華融海的母親,無錫後宅鎮人。住上海新閘路福康里四十八號。四十六歲後,因右手臂風癱,不能舉、動,經中醫治療無效。隔年,六月十九日觀音菩薩聖誕,有位平日信奉佛教的女親戚,邀她到局門路的淨土庵禮拜觀音大士。那時興慈法師住在庵中,看到妙順大熱天,手臂還包了大毛巾,就問她原因。妙順居士就把一切告訴法師。興慈法師說:「有位僧人很會治這種病,但略有痛苦,不如試試吧!」於是拜訪這名僧人求治療。經過細察病情,數次施以針灸,果然病就好了。她於是發心皈依興慈法師,被賜法名「妙順」。因不認識字,由女親戚教她誦念大悲咒及「佛說阿彌陀經」,早晚功課不間斷;一心歸於西方淨土,念佛不停歇。到了五十七歲,忽然得胃癌,治療無效,但沒什麼痛苦。那時正是夏天,天氣熱,她突然告訴兒子:「我三天後要往生。」囑咐兒子待在家,不可出遠門。隔天深夜,神態一如往常,取了水洗澡換衣服,說:「明天九點,我要去西方了!」隔天早上,子女都團聚一起。妙順居士端坐念佛,且囑咐家人,往生時不要哭,可一起跪下念佛。於是家人都聽話環繞跪下,稱念「阿彌陀佛」。妙順居士自己也隨著念,不久聲音漸漸低,準時往生了。這時是1929年農曆閏七月初二日。一同修淨土的蓮友「竟覺」稱讚她:「十年精進終於這天歸向西方,(這麼容易成就的念佛法門),不念阿彌陀佛又念誰呢?不要笑她不認識字,她能預知時至捨棄這肉體(業報身),現在往生到西方極樂七寶池中蓮花化生成為大菩薩了!」


註:淨土法門容易成就。不在聰明不在懂知識、文字精通,關鍵還在於一心誠懇念佛就能成佛!即使是不識字的人,努力念佛念下去、不懷疑、不間斷,必然往生西方成佛作祖,成就非凡!(猶如麻雀飛上枝頭變鳳凰)




引用:妙音莲光

敬祝 诸大善菩萨 平安健康 福慧圆满

自如顶礼  阿弥陀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