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思‧修

關於部落格
南無阿彌陀佛
  • 69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無量壽經無量壽,一心念佛終成佛

 無量壽經無量壽,一心念佛終成佛

 

一:前言

二:曾開示、註解、引用「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無量壽經會集本)之各大法師略記:

三:淨空法師母親預知時至往生西方

三:無量壽經會集大德──夏蓮居居士概略

四:持誦無量壽經的體驗(身體變好、家庭平安、幫助植物人…等)

五:依無量壽經(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修持往生的菩薩

六:淨空法師關於【都攝六根、淨念相繼】的開示(含印光大師為大勢至菩薩之來歷及開示)

七:無量壽經的餘味

 

 

 

前言:淨空老法師一向提倡「一門深入,久修有功」,把握住專精的原則,學佛念佛生西一生可辦。他老人家常勸人持誦「無量壽經」,因本經事、理、性、相具足。以下的文章可說都以念佛及無量壽經為主軸,但念佛生西並非一定只可依無量壽經,輔以其它經典幫忙理解,亦算專修,但心思仍要安在主修的經典上,這在初學階段尤其重要,因為學得多了心就雜,此心不容易得定,故一部經學上個三年,五年,甚而十年,則經義將可達甚深理解(一般須配合長時念佛,如印光大師所言:念佛為主,研究經典是略帶,這亦淨空法師諄諄提醒之言),實則心清淨,經義自然由心浮現,心愈清淨,於經義、世理體會愈深愈廣,受用無窮,樂亦藏其中矣。如此再學第二部經,則可越學越快!但想往生西方者,一生只依一部經,足矣!甚或一句佛號即可!世尊說法49年,不過欲打破吾人之妄想、分別、執著,恢復本有佛性而已。時已末法,淨土易於成就,這是世尊在大集經的金言。一句佛號,驀直念去,此心常存善,惡業莫使開,學佛心,行佛行,不論工夫深淺,皆可逕入西方九品蓮!一到西方,瞬成八地菩薩,圓三不退,進而一生直了成佛又或乘願再來,八方供佛,分身度眾,何不快哉!

 

一句佛號念到智慧開者多矣!更而能自在往生者,仆不勝數!正是戒而能得定,定而生深慧。世有欲弘法度眾者,仍以專精為原則,學到一部經通了、智慧開啟了、可辨別正邪知見之時方可多方涉獵,否則仍只宜專隨一師父學習(古代修學次第皆如此,一開始一定跟定一位師父,故成就者多),且不可同時雜修諸多經典,否則愈修愈雜,愈雜愈糟,智慧未生,徒增長佛學常識,成所知障,說法只得食人牙慧,遇境擾擾仍不離貪嗔痴慢,反不如一心念佛者之隨境自在。誠如祖師所言,念佛人之樂,唯有念佛人方知。淨空老法師曾提及一位趙居士,他喜歡淨空老法師講的金剛經與六祖壇經,淨空法師建議他聽這兩部經典的開示一百遍,這位趙居士做到了,而居士後來也被別人請去到處講這二部經,足證愈專愈精,愈精愈妙(趙居士除講經外也是念佛求生西方)。

 

末學十餘年來專注於淨空老法師電視演說及書籍、電腦網路開示,受益匪淺,平素也是以無量壽經為主修,行、站、坐、臥則亦多念佛號,時有輕安之感,雖沒什麼境界,但也稍有體驗,雖說如此,習氣所及,仍會懈怠,貪、嗔、痴、慢,猶復擾擾,仍得自我鞭策,慚愧!

 

末學今日會興起集結一些淨空老法師及無量壽經乃至相關內容之動機,是見到有些許學佛人,對淨空法師常年之說法未深入理解,只聽得隻字片語或被人鼻牽而逕自批判淨空老法師及無量壽經會集本(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及夏蓮居居士,末學深恐如此學人,誤己誤人,只怕西方未到,三惡道已在面前,悲夫!淨空法師建議初學者念無量壽經三千遍,卻從未說過一定得念三千遍無量壽經才能往生西方之話。之所以要大家念三千遍,目的在深入經義,並落實生活中,而能持戒念佛,生西則大有望也。若能心善念佛,則自不需如此也,若未能,則要聽經念佛,明事理,圓功行,殊堪保全。事實上許多人念佛多年未能得力,實在於斷惡修善之不用心,身口意業常犯,心中魔境常現(念念為己,自私自利,即是魔境),業障消不得,念佛樂自亦不得,此極簡單之理。早年淨空法師亦勸人落實「了凡四訓」乃至近年提倡落實「弟子規」以鞏根基,皆可作為反省自身自心之善法。現淨空老法師於華藏衛星台弘法,二十四小時播放不輟,有緣者可多聽淨空老法師電視道場開示法語,法師弘法書籍、光碟片、網路文章亦可重覆多看,秉而行之,自有莫大收穫,直趨正路矣!

 

今日世界災難頻傳,皆人心感召。有心人若能認真斷惡修善、一心念佛或加念經,則不惟可利益一身一家,亦可挽救世界危難。以下若有「妙音(咪弟)註:…」皆末學提示,非文章本有內容,另若文章有所省略,皆以「……」表示,先說明之,感恩,阿彌陀佛!

 

末學妙音(咪弟)頂禮

 

●曾開示、註解、引用「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無量壽經會集本)之各大法師略記:

 

慈舟大師:大師為懺雲老法師及道源老和尚的老師,在「慈舟大師事蹟」一書(網址:<http://book.bfnn.org/books2/1183.htm> )中記載,印光大師為閉關故,曾延請慈舟大師至靈巖山擔任住持。大師一生除講經外,就是念佛。後於民國四十六年彌陀聖誕日(農曆十一月十七日)安詳西歸。火化後,得舍利數千。書中亦另記載某日早晨,有二位居士,欲到慈舟大師寮房頂禮,一推開門,卻見毫光滿室!當時大師正在房內拜四十八願,足見大師境界高深。大師曾在濟南開講「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盛況空前,並親自為此經作「科判」。

 

李炳南居士(雪廬老人):印光大師的弟子。印光大師在閉關期間接見來訪的善信,多半十幾分鐘,李炳南居士有次叩見印光大師,竟蒙大師開示整天。李炳南居士曾跟學生淨空老法師說,自己七十歲就能自在往生,但因有法緣(講經說法有人聽),故留在人間弘法,直到九十七歲往生西方;李炳南居士也曾將「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講過一遍,並用紅筆圈註寫上要義重點,又將此經本交給年紀尚輕的淨空老法師,囑因緣成熟時弘揚此經。李老居士往生後,燒出舍利上千。

 

律航法師(廣化法師的師父):初學佛,親近夏蓮居居士而深得法益(無量壽經會集本即法師帶到台灣來;夏蓮居居士並曾勸他依止印光大師學佛)。律航法師曾精進念佛而感得寮房下舍利雨(如米粒大小,雪白透明,約二大盆)。法師亦曾為「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作精要註解(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講解;網址:<http://book.bfnn.org/books2/1571.htm> )。律航法師臨終無病一心念佛往生,燒出五彩舍利、瑞相殊勝。

 

道證法師:在其著作「畫佛因緣」一書中,亦多引用夏蓮居居士會集之無量壽經經文。道證法師往生後感得夜空閃光不斷,並亦燒出許多舍利,中亦有一舍利形似「坐像觀音」者。

 

另外一提,廣欽老和尚曾介紹弟子聽經,這名女弟子後來去聽淨空老法師講經並專修專誦無量壽經(淨空老法師曾提過早年廣欽老和尚曾有一次去聽他講經)而得身心輕安之殊勝感應。(見「學謙居士」所著「無量壽經啟信錄」一書中,「讀經的功德利益」一篇,全書網址:< http://book.bfnn.org/books2/1940.htm > )

 

●淨空法師母親預知時至往生西方

 

文章節錄自「e世紀往生傳」,全文內容網址( http://book.bfnn.org/books2/1852.htm

【預知時至  走得歡喜】      徐馬蘊淑老居士往生見聞記■上海/徐業華居士

 

淨空老法師俗家慈母馬太夫人,於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九日下午四時三刻,在上海寓所安祥往生彌陀淨土。詳細經過情形,請見法師弟弟徐業華居士報告:各位領導、各位大德、各位同修、各位親朋、好友:大家好!阿彌陀佛!今天我代表家兄淨空法師以及全家,衷心感謝大家前來祝賀家母念佛往生極樂。

 

慈母馬蘊淑生於一九○五年,出身清寒,心地善良,為人賢淑,勤勞持家。家父早年(一九四七年)病逝,家中一無所有。慈母做工維持全家生活;家兄失學,自找工作。家鄉解放後,得到政府的關懷,慈母能進工廠工作,我也能繼續讀書升學。一九五七年復旦大學畢業,留上海工作。慈母於一九六一年退職來滬,操理家務,勤勞節儉,助人為樂,鄰里和睦。一九八一年得到家兄信息。慈母看到家兄照片,知道家兄出家,心裡有些難過。

 

一九八四年淨空法師應邀赴香港弘法時,慈母在政府的關懷下,八十歲高齡,首次獲准前往香港與家兄相會。慈母見到法師,心情平靜,沒有流淚,只對法師說:「我天天想你!」法師對慈母說:「要天天想阿彌陀佛,以後往生極樂,大家都能在一起。」

 

在港短短十天,初步聞到佛法。返滬後,從此吃長齋。每天念佛、禮佛,求生淨土。慈母雖不識字,但聽了法師弘法錄音帶,看了弘法錄影帶,知道念佛法門的好處,確信西方極樂世界的美好。開始發大願,堅持一句佛號念到底。但初期每天念佛,有時夾雜,掛念日常瑣事,以後能逐漸一切放下。尤其近兩年,能一向專念,身心清淨。有時海內外居士、親友,包括法師來家看望,都很平靜。說話不多,勸人吃素、念佛、同歸極樂。

 

一九九二年曾患病住院,在病房中堅持念佛,廣結法緣,和醫務人員及病友關係很好。在院期間,還曾見到觀音菩薩金色莊嚴,歡喜無量。住院一個多月,病癒回家。一九九四年春又患病住院。有一天告訴桂芳(重姪女):「我看到阿彌陀佛!」還說要走了。並關照:「不要哭,這是喜事。幫我誠心念佛就好。」廿天後,痊癒出院。回家後又告訴桂芳:「明春我要走。」

 

今年四月份,身無痛苦。有一天對桂芳說:「我要走了!」桂芳問:「到何處去?」老太太回答:「去西方極樂世界!我帶你去好嗎?」桂芳說:「我現在不去。你去過極樂世界嗎?」老太太回答:「我去過。極樂世界好得很!以後大家都去。」桂芳說,老太太是預知時至。近來真正做到萬緣放下,一心念佛。行住坐臥都在念,吃飯也在念佛。有時跟念佛機默念,有時放聲念。半夜醒時也在念,專誠精進。

 

五月二十五日美國賴桂英居士來家看望。慈母精神很好,勸大家念阿彌陀佛,求生淨土。五月二十七日略有感冒,用些口服藥。二十八日有些熱度,請醫務人員來家治療,靜脈注射抗生素。二十九日開始退熱,量血壓、測血糖都正常。桂芳說,老太太這次又好了。

 

下午我扶她起來坐床。桂芳餵稀飯。我們一邊念佛,一邊餵飯。此時念佛機在枕旁是晝夜不斷開著,突然念佛機發出重奏佛號。桂芳說,是否念佛機出毛病?但幾聲後又恢復正常了。慈母吃了半碗稀飯後,睜眼看著西面阿彌陀佛像,又回過頭看我。於是仰望空中,念了兩聲阿彌陀佛,第三聲阿...未完,就走了。我們給慈母助念。

 

慈母於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九日下午四點三刻(農曆乙亥年五月初一)往生。身無痛苦(慈母有糖尿病,左腳跟有潰爛約兩個月,一般不易癒合,但在一週前卻痊癒而無疤痕。另外腿腫也消失了,不可思議),正念分明,在念佛中瞑目,安祥而逝。走得瀟灑,走得歡喜,享年九十歲。終於到達她日夜思念的淨土,念佛往生極樂!就在往生一個月前,法師從美國快件寄來《飭終須知》一書,可能有預感。這書對我非常重要,看完後,知道在往生前後應注意的事項。

 

慈母往生的當天,請幾位居士來家,念佛不斷。時至半夜,出現種種瑞相。居士們見到慈母頭部放光,有見彩色;有見金黃色;有的見頭頂有蒸氣。室內常有陣陣異香,慈母面色如生,安祥如睡眠。

 

第二天(五月三十日),居士們輪流繼續晝夜念佛、繞佛。下午六時許(往生二十四小時後),居士們開始給慈母沐浴、更衣。身無污穢,面色紅潤光澤,體軟如棉(頸部、手足、肢體比生前還要柔軟)。居士們見到歡喜無量,無不讚歎!

 

第三天(五月三十一日),上午九時多在佛號聲中殯儀館來人接迎。在搬動時,體軟如常,工人均說從未見過。居士們告之,這是念佛修行結果。當時給工人送些佛書、佛卡。阿彌陀佛!他們也歡喜無量!慈母雖不識字,自聽法師開示,聞到佛法。篤信淨土法門,發大願,一心一意專誠念佛。預知時至,終於在一片念佛聲中往生極樂。走得歡喜!這給我們家人樹立榜樣。親眼見慈母念佛往生,鼓勵我們今後更用功學佛。要斷惡修善-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佛教是佛陀至善圓滿的教育,可以使家庭圓滿,國家安定,世界和平。學佛就應多做些濟世利人、造福社會等,有利於國家的建設事業。

 

淨空法師現因在新加坡 弘法,不能回國,但他來電,非常感謝大家。法師在海外,但心繫中華,熱愛祖國,擁護祖國和平統一,並為建設祖國和繁榮祖國的文化教育事業,盡自己一點棉薄之力。謝謝大家。最後祝願同修們,發菩提心,一向專念。一定能萬人修萬人去,皆可往生,同登極樂。謝謝。(轉載自「淨空法師專集有聲版網站」)

 

妙音註:以下一小段是節錄自荼毗大典記文片段,網址為http://www.amtb.org.tw/pdf/jdws.pdf

 

慈母荼毗大典簡介   (一九九五年六月五日下午一時至四時)

大廳正中橫幅是「南無阿彌陀佛」、「花開見佛」。二旁對聯為「有子弘般若法界眾生歸淨土;萬人諷經咒修善積功念慈母」。大廳二側另有橫幅「信願行念佛」、「決定生淨土」。對聯為「持戒念佛修淨業;臨終正念見彌陀」、「憶佛念佛為因;往生成佛為果」。……當慈母靈柩推至大廳正中花籃叢中,慈母面色如生,安祥如睡眠。參加大典有上海醫科大學、復旦大學、生理所、街道居委會等領導,以及佛教大德、同修、親朋好友二百多人,還有一位比丘、一位比丘尼也來參加。四眾弟子見到慈母面色紅潤,神色如常,皆歡喜讚歎。大廳還不時有陣陣異香,大廳一片佛號聲。一點半,大典在唱讚發願中開始。由我致悼詞,以後唱讚佛偈。由陳妙麗女士帶領繞念,懺悔發願、往生咒七遍、祝願詞,再繞念,最後迴向。在一片佛號聲中慈母靈柩推進一號火化爐。大典非常圓滿(據了解這是此地殯儀館首次照顧如此圓滿)。同修們和親朋好友前往龍華素菜館,與大家廣結法緣。經二小時荼毗後,在遺骨中撿得大小各色舍利子、舍利花、堅固子、指骨等數百件。現供養於家中,見者均讚歎。……

 

 

●無量壽經會集大德──夏蓮居居士概略

 

以下節錄自「近代往生隨聞錄」一書,全文網址:<http://book.bfnn.org/books/0513.htm#a06>

 

夏蓮居,少志學,博貫群籍。窮研理性,兼擅眾藝。中年潛修內典。由宗而教,由顯而密,圓融無礙,會歸淨土。乙丑,軍閥張宗昌督魯時,以莫須有之罪相加,籍沒家產,下令通緝,乃避禍東瀛。逾年歸來,掩關津門。丈室唯供彌陀像,一心虔持聖號,冥心絕慮,專精行道。歷十載。感應道交,瑞征屢見,見佛見光,從不示人。有詩云:「一卷六字經,轉破千年暗。人云我念佛,我說是佛念。迷雲障霧重重過,瞥見澄潭月影圓。」九·一八事變爆發,國難方殷。北京緇素一再堅請,乃來京卜居鼓樓之側。銳志潛修,盡心弘化,廣讚大乘,宣揚淨宗,誨人不倦,數十年如一日。求道問學者,日盈於庭。獲沾法益者,不可勝已。或明心見性,或坐脫立亡,或往生現瑞,或捨俗出家。至於聞教啟信,洗心向善者,更仆難數。乙巳仲冬,年八十有三。一日謂人曰:「余大事已辦,決捨濁世矣!」於時精神奕奕。開示法要,及修持所現境界,多為平素未曾道及者。旬日後,示微疾。夜間家人侍側,聞其念佛相繼。忽聞厲聲一唱,驚視之,即於此一句萬德洪名聲中,安祥往生矣。正念分明,說行便行。入彌陀願海,為學人楷模,信乎!有關中念佛詩若干首傳世。

 

~~~~以下文章節錄自夏蓮居居士之「淨語」一書中之黃念祖居士所作序,全文網址如下:<http://book.bfnn.org/books/0358.htm>

【淨語序】

 

己亥歲,在重慶,侍先舅父南昌梅公講席,每談及當代佛教學者,必首推夏蓮居先生。念祖素諗舅父不輕許可,因乘間請道其詳。梅公曰此未易言,可少語汝。吾與蓮公師兄,同受戒於安慶地藏庵慧明老法師。蓮公所會集之漢、吳、魏、唐、宋、五種原譯無量壽經,慧老認為古今第一善本,曾共同持經在佛前攝影留為印證紀念。四明觀宗寺諦閑老法師,于蓮公佛學亦為重視,燕京拈花寺省元禪師,為臨濟正宗嫡傳,與蓮公尤為至契。省老最後遺偈,有單提一念人難信,直至離念始不疑。欲知離念真境界,唯尚一念乃發機。即親筆書與蓮公者,蓮公答以四詩,其中有拋向虛空誰印可,拈花笑倒老禪師之句。此詩到後,省老當即示滅,遠近競傳,歎為希有,曾載淨語集中,慧老諦老省老三大德,對於蓮公相重若此,則其學行見地概可知矣。又數年抗戰告捷,調職返都,晤岳父龍友蕭老先生,始知於蓮公為辛亥袍侶,草函為介,因聞蓮公門風甚峻,欲謁而止者凡數月,及得叩見,倍荷獎誨,乃益感先舅梅公相知相信之深,而數十年來南梅北夏並稱者,非偶然也。念祖幼承母訓,及舅氏講論,知向佛乘,幸受諾那貢噶兩上師傳承之密法,然於儒佛顯密禪淨各宗,稍窺要旨者,實由我師蓮公多方策發啟誨,有以育成之。此念祖所永服膺銘勒,莫敢少渝者也。

 

淨語者為我師淨課之餘,隨機偶成,上卷係令嗣東庵運生兩兄錄存者,已於廿五年前印行海內外,其下卷則由長白黃一如居士輯錄而成,既共合為一編,問序於念祖。自愧弗文未足,仰贊高深,謹就夙所聞于舅氏梅父,及顯密禪教諸大德,推重事實,略述如上。古來淨土之詩,當以永明、中峰、楚石、諸大師之作為絕唱。蓮池、蕅益、省庵、徹悟、諸師繼之。自此而下,漸成通套,幾乎千篇一律。吾師蓮父所作,皆其自道甘苦,直書所見,無一語相襲,無一篇雷同,雖名為修淨之作,實則與禪教顯密均能融會貫通,深入顯出,能令讀者當下心領神會。近代作者未見其匹,此皆有目共睹,非念祖一人阿好之私言,可以質諸十方而無疑也。吾師生平,無時不在學中,故其著作宏富,純從親身體驗而來,立言精當,語無泛施。在文藝方面,除因避亂散失者外,尚存有渠園外篇十數種,關於佛學最重要,則有會集之[無量壽經],及秦唐兩譯「阿彌陀經」,「淨修捷要」,「會譯引證記」,「寶王三昧」,「長壽懺法」,及「觀音寶典」三種合參。至其會集大經之緣起,均詳載於先舅父梅公所作之序文中。我師自海外歸來,嚴戒收錄弟子,念祖幸由梅蕭兩公因緣,忝列門牆,備聞經論,嘗語念祖曰,真佛徒必能勤儉愛國,佛徒必能嚴守戒律,佛徒必能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凡與以上數則相反者,皆係邪見謬種,波旬眷屬,非本師迦文教下人也。於此可見吾師於世法佛法理解行證為何如矣。師之志行已見於黃一如居士節錄,王一葉所撰渠園詩序殘稿中,不再贅述。尚有須待補充者吾師每云,佛法中惟淨土宗可以三根普被,因其於一切時一切處,皆能不離佛法而行世法,不廢世法而證佛法。此與康藏大呼圖克圖即身成就之諾那祖師所云,密宗紅教,乃頓中之頓,亦如中國淨土宗,所謂一句彌陀攝萬法之意相同。白教大德貢嘎呼圖克圖,一見蓮師即曾親告念祖曰,堪任無上密宗之金剛阿闍黎,僅見此一人耳,又云,禪宗達摩祖師口訣,精要了當,直指人心,即大密宗之口訣,可見禪密淨土相即不二,皆圓滿究竟總持陀羅尼微妙章句。念祖以為讀淨語,倘用此等眼光觀之,方不負吾師之深心,與諸大德開示之要路耳。                          

弟子江陵黃念祖謹序

 

以下數行是禪宗大德虛雲老和尚與夏蓮居居士的一段因緣,節錄自以下網址http://www.amtfweb.org/introduce/xianlianju-author.htm

 

1951年9月,虛雲老和尚應中央政府約請抵京,駐錫廣化寺,後移住廣濟寺,至12月離京往上海。其與蓮公相晤,當在此期間。虛雲老和尚見到蓮公後,歡喜讚嘆道:不意為北方能會晤如是之大善知識!勉勵追隨蓮公的道友要堅固信念,不要錯過難得的機緣。

 

~~~~~以下是黃念祖居士所主講「訪美雜談」中的一小段關於夏蓮居居士及淨空老法師之一段,網址為:http://book.bfnn.org/books/0103.htm  

 

……因為這種神通,妖魔鬼怪也都有。那麼有的人說:我必須先修出神通,我靠神通來弘佛教,這根本就錯了!!這個思想本身就不是想弘法,他就是想敗法!!很多人都有這個思想。有人說:「我必須要有神通,我才能去弘法。」極端的錯誤!!不許的!!只有在臨終的時候,才能顯現。我的老師告訴我一點,不出十天就往生了。夏老師給我泄露,談他的常寂光,沒有到十天就往生了。所以,不是隨隨便便就把這個對人宣說的。更不能拿這個吸引人!

 

……回來之後才更多地瞭解了這個淨空法師。在美國當時,當然這一個因緣關係我是明白的:他是臺灣李炳南的弟子。這個李炳南在臺灣完全成一個權威了,講《易經》、講佛法……領導三個團體,大家都是一致敬仰他,九十多歲往生的,他也是夏(蓮居)老師的學生,也就是我舅父梅光羲居士的學生。而淨空法師又是李炳南的弟子,後來出家作了和尚。

 

這個人是如何呢?鄭頌英居士(編者按:鄭老乃上海大居士)來信告訴我說:「這個人是辯才無礙了」。我跟他沒有見面,但是他聽說了我後,歡迎我去講,而且他把我的書又從美國帶到臺灣去印。先前對於他,我沒有多少瞭解,而上海鄭頌英居士知道,說這個人講禪、講淨土……是辯才無礙了!在美國當地,我當時也聽到過這話,說是他先前講法前還要作個預備,後來就不用預備了,講什麼都是自然流出了。我當時聽到這話,只覺得這是弟子們對於自己師父的一種讚揚的話,所以沒有十分留意。等聽到鄭頌英也有這個說法,才算就真是知道了。這是一位大德!……

 

~~~~~以下文章為黃念祖居士所述「佛教的大光明與大安樂」一書中的一小段,節錄自網址http://book.bfnn.org/books/0106.htm  

……大智的文殊,大行的普賢都以往生極樂為志願。所以對至高無上的上根也不屈才。再下呀!不但五逆十惡都能往生,連動物,連地獄中的眾生都能往生。動物往生,我要舉夏老師的例子,他在閉關的時候,成天繞佛念佛,繞了佛之後坐下來念,念了之後穿上鞋下去繞,後發現有一個老鼠,在老居士繞佛時就跟著繞,等老居士坐到座位上,盤腿一坐,兩隻鞋就放下去了,是兩隻很大的鞋,那老鼠就坐在兩隻鞋當中,它也端坐。等到起立繞佛,這個老鼠又跟著他繞,成為常規,天天如是。可是有一天先師起來了,一看那只老鼠沒有動,碰一碰老鼠還不動,再一看,老鼠端坐死去。這只老鼠,它能跟著人繞佛,跟著人坐下來,人起來它又跟,最後就安然在兩隻鞋中間坐化了。至於它是否會念佛?無從證明,但它能在關房中,緊跟先師同坐同繞,最後安然坐化,決定是深入淨土法門。還有經上說的,地獄的眾生,只要他肯念阿彌陀佛,在他業障消除的時候,在剛出地獄的一剎那,就成就清涼華菩薩。所以統收萬類,這個法門十分殊勝。……

 

 

●持誦無量壽經的體驗(身體變好、家庭平安、幫助植物人…等)

 

節錄自「無量壽經啟信錄」一書部份內容,全文網址為http://book.bfnn.org/books2/1940.htm  

 

 

【佛法與生活】   念佛得力得到大解脫     ■台北/張秀葵

 

「佛教」是釋迦牟尼佛對九法界眾生的教育,禪宗、密宗和淨土宗是佛陀教育的不同法門,所以佛教是教育,非宗教。入佛門無非是要開智慧。開智慧可以從覺門下手,但是唯有上根利智的人才辦得到;開智慧亦可從正門下手,那就是由研究經典入門而開悟;若是走淨土法門,那麼便是由修清淨心入門。我們淨宗學會就是從淨門入手,這個法門的修學方法,不必跟著某師父,也不需要一定有道場才能成就,只要聽老師的教導,依法遵行就能成就。這次演講,我將過去十年來如何離苦得樂的修學過程告訴各位,提供給各位同修作參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